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三句话,主角受为我抛弃孽徒》最新章节。

街上全是对问泽遗的喝彩和叫好声。

趁着巡卫们手忙脚乱拖走修士,看热闹的人也散了些,问泽遗悄然消失在人群之中。

他刚藏了自己的功法,就算是其他门派修士赶来,也看不出是持明宗副宗主制服的剑修。

“修真者还是仁义之人多。”

“对对,什么魔修?那黑衣大侠大侠三两下就给制服了!”

巷子外,人们还在热情地讨论刚才挺身而出的无名大侠。

亲眼所见的奇观,简直要比魔尊现世的流言还带劲!

过不了三日,鬼面修士制服魔修的美谈,就会传遍南垣大街小巷。

问泽遗将面具取下,压低斗篷,混入人山人海之中。

“忘记和巡卫讨回捆仙索了。”

那条捆仙锁还挺贵重,得要一千灵石。

问泽遗方才纷乱的心绪已然恢复,笑着和兰山远道歉:“等回去后,我从自己私藏里取条还给师兄。”

“不必。”

元神说完,看到问泽遗打算朝着左边拐,含蓄地提醒。

“我们现在是往凤来酒楼去?”

问泽遗看了眼日头,又看了眼人潮涌动的方向,及时迷途知返朝右边走去。

南疆的街道四通八达,小巷七扭八拗,他差点走反反向。

还好兰山远方向感好。

“多谢师兄。”

元神展现不出表情来,可问泽遗没来由觉得,兰山远现在肯定在笑。

问泽遗心头仅剩的那点阴霾一扫而尽。

只要会把体内魔性斩草除根,师兄弟反目成仇的那日就不会出现。

凤来酒楼的招牌张扬,酒楼比茶馆占的地还大。

酒楼里头敞亮,中间支了个偌大的戏台,戏班子咿咿呀呀方唱到尾声。

问泽遗来的时候刚好,戏班唱罢还得小半个时辰,到时说书人得上场。

酒楼里的客人多,他还是多交了些钱,才让小二安排到离戏台近的地方。

这小桌在戏台左边,台上人不扭头看不见桌边人,但桌边人能把台上人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为了不显得突兀,问泽遗要来了菜单。

店小二热情介绍:“客官要不要来一份炸金蝉,这是咱们店超牌。”

炸金蝉就是炸知了,南疆毒虫多,反倒被手巧的南疆人做成了美味。

“不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