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说最近的并盛似乎不太太平呢......阿纲上下学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哦。”

桌旁,沢田奈奈一边收拾着早餐余留下来的碗筷,一边有些不安地嘱咐着身边正在埋头检查着自己书包的沢田纲吉,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总会隐隐浮现些微不安。

“对了!拜托阿纲也顺带提醒一下伊酱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天好像都没看到过伊酱呢~”

沢田奈奈原是无心的一句话让正在检查书包的沢田纲吉动作一顿,他的眼睑低垂敛去了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担忧,随后若无其事地拉上书包的拉链,向一旁正在忙活的沢田奈奈轻轻应了声好后,便以要去上学为由,先一步离开了。

关上屋门,他嘴角那抹在沢田奈奈面前强撑起来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沢田纲吉有些沮丧地叹息一声,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向学校走去。

“你摆出那副天要塌下来的蠢样是要做什么啊,蠢纲。”

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沢田纲吉肩上的reborn看着自家弟子一脸颓丧的模样,难得没有选择直接上手教训对方,而是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唤回了对方的神志。

“re......reborn!”

几乎在听到对方声音的一刹那,沢田纲吉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绪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般,突然决堤。

“可是......伊......伊她都失踪两天了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从那一天——伊中午在学校请假要去医院进行例行检查起,不论是他还是山本武都失去了少女的所有信息,如果......如果不是曾经照顾伊的那位孤儿院院长阿姨因为没有收到对方的检查报告而来学校找人……他们甚至都没有发觉对方失踪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陪同伊一起去医院检查呢?!

自发现本堂伊失踪后,沢田纲吉就不止一次地在内心责问自己

——如果自己能够待在对方的身边,对方又是否不会出事了呢?

沢田纲吉的眼中溢满了不安与愧疚,尤其是今天又从妈妈的口中得知了最近并盛不太平的信息,这无疑加重了他心中对于少女处境的担忧。

冥冥之中他总有那么一种感觉——现在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包括伊的失踪在内,都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这样的感觉来的毫无缘由,就连沢田纲吉本人都在察觉到自己的这一想法时被吓了一跳。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自己的这个猜想不要成真……

“阿纲?”

沢田纲吉恍恍惚惚地走至岔路口,一个不查和同样从岔路口走出来的山本武撞了个正着。

因为惯性沢田纲吉不免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他抬手揉了揉被撞的发酸的鼻头,一边看向此刻正站在自己跟前的山本武——对方的眼中是明晃晃的担心,显然尽管切换地很快,但刚刚沢田纲吉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还是被对方那格外出色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了。

“哈哈……没事啦,山本同学不用担心,刚刚是我刚好在想事情。”

面对眼前这位和自己还有伊一起长大的好友,沢田纲吉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摆出了一副同平时一般无二的笑脸迎了上去——他并不想让对方担心自己……这段时间无论是他还是山本武都在因为伊的消失而心绪不宁着,自己的消沉无疑会影响到对方的情绪……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振作起来……起码现在……他不能……

“如果笑不出来的话就适当地休息一下吧,阿纲。”

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一截的棕发少年

,对方脸上的笑容似乎毫无破绽,但好歹自己也同对方相识那么久了,如果连这都觉察不到……被伊知道的话……自己会被狠狠教训一顿吧。

这么想着,山本武将自己的左手搭在了面前少年的肩上,安抚似的轻轻拍了两下。

关于伊,他也十分担心,但光是担心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现在伊不在他们都身边,甚至可能还卷入了什么危险之中,他们更不能就此消沉下去。

【我必须……做些什么才行!】

“小鬼,你是知道些什么的……对吧?”

山本武看向一旁因先前沢田纲吉的动作而跳到墙上的reborn,眼中原本还带着安抚意味的神情瞬间被严肃与认真所替代。

“……”

难得的,这次reborn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帽檐,一反常态地选择回避了这个话题。

这下就连沢田纲吉都发现了reborn的不对劲,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眼里写着不满。

“reborn!你知道伊现在在哪对吧!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也不愿意和我透露半点关于伊的消息?!明明……”

【明明你也很担心她啊……】

沢田纲吉觉得有的时候他真的没有办法弄懂他的这位家庭教师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伊的处境,为什么却从未和他提起过?这几天下来也只是眼睁睁地旁观着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干着急?

“蠢纲这件事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对上两人堪称炽热的目光,reborn抿了抿唇,随后留下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后,便一个闪身离开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等……reborn!”

沢田纲吉眼见着对方离开,只得徒劳地在原地喊了两遍对方的名字,他有些泄气地垂下了自己的脑袋,说实话reborn的避而不谈加重了他内心的担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