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传闻在咸阳城中不胫而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传闻所涉及的正是不久前发生的宫闱秘闻。

据说关东六国余孽见先帝驾崩妄图谋反,派出间谍挑拨诸公子与当今二世皇帝的关系。诸公子起了猜忌之心,质疑先帝遗诏,更有甚者不顾手足之情妄图逼宫,二世皇帝不得不大义灭亲,行诛公子以求社稷安定,公子高等人事后醒悟,自觉无颜面对陛下,于是选择自戕。

陛下宅心仁厚,得知此事后宽宥了诸公子,还将扶苏之妻卫姬放出了大牢,卫姬感念圣恩,叩谢不已。

同时朝廷有意放开了舆论管制,压抑了几个月的黔首,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人人煞有介事地说起此事,仿佛他们就曾在现场似的。

李景走在大街上,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细碎议论声,忽然有些迷惘,他像个初入世间的孩童,开始分不清事情的真相。

事实上,不仅是这件事,有太多的事情他根本想不通,但他最最好奇的是,沙丘行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先帝真的留下遗诏要传位给胡亥吗?

如果是话,先帝在地下见到自戕的公子扶苏,枉死的蒙氏兄弟,还有一众惨死的子女后,可否后悔将大秦江山交给胡亥。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意味着沙丘之事另有玄机,那他的大父李斯承担着怎样一个角色......李景不敢往深了想,在他眼里,大父李斯和先帝一样,都是他此生最崇敬的人。

“这位郎君麻烦让让。”一个沙哑的嗓音传入耳中,李景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站在大街中间,阻挡了行人的路,推着一车桔子的老人,正用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李景虽然身世不凡,但从来不以此为傲,他朝老人略一拱手,退到了一旁。

老人点了点,继续推动板车:“多谢郎君。”

板车上属于桔子的清香入鼻,李景忽然想起妹妹李容最爱吃桔子,这些桔子虽然看着个头不大,但颜色好看,黄澄澄的一看就甜,他连忙追了上去:“老人家,这车桔子我都要了。”

此时有几个路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也是要买桔子,老人抬眼上下打量李景,比了个手势:“我这车桔子可不便宜,至少要这个数,否则免谈。”

几个路人面上一惊,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这个时节桔子基本都下市了,这车桔子自然能卖上一个不错的价格,但也不至于要这么贵,心道分明是老头见李景衣着气度不凡,想要狠狠敲他一笔。

李景当然也看出来了,但这点钱对于他和李家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从袖子掏出了几枚半两钱:“烦请老人家将桔子送到我家里去,这是一半的钱,后面的到了家再给您。”

老头喜笑颜开地收下了钱,推着板车跟着李景喜滋滋地走了,最后他们停在了一间极为气派的宅邸前,他不识字,自然不认得门前的牌匾写着“左丞相府”四个字,刚才认为自己撞了大运的老头,瞬间有些慌神,变得胆怯起来,都不敢主动说话。

李景拿出剩下的钱,递给了老头:“这是剩下的钱,老人家你可以走了。”

老头如释重负,生怕李景不给他剩下的钱,这年头这种事情可太多了,就如几天前有个小吏路过他家门前,瞧见树上还未摘的桔子,不由分说就将大的全都摘走了,一分钱不给。老头看见了不敢拦,还得笑着将家里的筐子一并送给他装桔子。

心道这人估计是在大宅子里干活的,转头却听李景冲门口的两个护卫吩咐:“你们俩把这车桔子从后门推进去。”

见李景进去了,老头连忙拉住一个路人,指了指问道:“这是谁家的房子?”

路人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是谁?左丞相李斯的府邸呗。”

李景让人挑了几个最好最大的桔子,装在精美的漆木盘,亲自送到了妹妹李容的房间门口:“阿容开开门,大兄买了你最喜欢的桔子回来,可甜了。”

和之前几次一样,李容依旧不肯开门。

“大兄,我不想吃,你拿走吧。”屋内女子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年久失修的破风箱。

闻言李景心中一痛,妹妹李容曾有一把敲冰戛玉的好嗓子,唱起楚地歌谣来宛转悠扬,曼妙的余音可绕梁三日而不绝,但在日夜不绝的哀嚎痛哭之中,彻底伤了嗓子,更别说唱歌。

世人皆知,大父李斯乃大秦左丞相,父亲李由是三川郡守,而李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因此他和妹妹李容,一个尚公主,一个嫁公子。

然而一夜之间,曾经多少人艳羡的殊荣,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祸,二世皇帝下令行诛大臣及诸公子,李容的丈夫身为公子也未能幸免,戮死于杜,连个全尸也无。

变故实在来得太快,等李景带人赶到时,只见到了抱着丈夫残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容。

因大父和父亲的关系,廷尉府的人没有为难李容,让李景将人带回了丞相府。

只是从那天起,李容除了哭就是睡,不曾踏出卧房一步,家里人担心她做傻事,派人在房间门口日夜守着。

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妻子已经去世,不然以她的性格,经历此事该有多难过。

李景长叹了一口气,将桔子放在门口,转身一看年迈的大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行了一礼,朝李斯问好:“大父。”

李斯望着紧闭的房门,问他:“你妹妹还是不肯出门?”

李景正要回话,却听背后传来开门声,紧闭了数日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面容憔悴、眼圈通红的李容走了出来,大步走到李斯面前,完全不顾仪态,冲她最敬爱的大父大喊大叫:“胡亥这样的人,居然连手足兄弟也不放过,堪能为人君?他到底许诺了大父什么,大父竟帮他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她在大秦当扶帝魔[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