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闲仙人九州纪》最新章节。

“嘿,哈!”一声琴弦拨动的声音伴随着沉闷的响声从陈府内传出。

一头碧睛金鬃狮重重倒在地上,面前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子站在碧睛金鬃狮面前,拿着布轻轻擦拭着古琴上的一角。

陈瑶从远处走过来,“刑姐姐果然厉害!一分钟就把金毛干趴下了!”

秦绍卿坐在翁弋身旁,呆滞的转身,“安仙子是,是修音律之道的?”

翁弋坐在陈氏花园的凉亭内,抿了一口茶,“是啊,不然拿琴当法器干嘛,这茶不错,雨谷产的新苗茶,好喝。”

安梦也开心的吃着糕点,“这声音多好听呀。”

秦绍卿不愿意接受,“可是,可是不应该是用音乐御敌吗,为什么,为什么会用琴,用琴砸呢?”

“这砸出来的声音不也算声音吗,两种效果对于你安姐姐来说都一样了。”

“小师弟,秦小弟,来!我们去陈妹妹的小世界里面看看她的灵兽们。”

“来了!”翁弋晃了晃秦绍卿,“走了绍卿,长见识去。”

几人传进了陈瑶的小世界内,睁眼的瞬间,一个偌大的森林出现在众人面前。

翁弋看着面前的森林,“这些树都好大啊,是什么品种的树?”

陈瑶牵着金毛向森林内走去,“这都是陈氏经过进行培育出的最适合灵兽栖息的树种,跟我来,去见见我的小宝贝们。”

众人随着森林内的一条小道向森林深处走去。

“这是我的四品紫原鹿,叫熏熏,在筑基时驯服的,特别乖,我很喜欢她。”

秦绍卿看着仰头吃树叶的紫原鹿,惊叹的说,“熏熏的颜色真漂亮。”

陈瑶又在一颗树上指,“这是我在巫州驯服的者沙狂蟒,叫小乖,牙口特别好。”

秦绍卿有些沉默的靠向翁弋,翁弋微笑着拍了拍他。

“这是金睛猊,这是踏云豹,这是......”

陈瑶边走边向大家介绍森林内的各种奇异的灵兽,“这是我的嗜骨魔犬,叫大宝,可乖了,是这些灵兽里最会守家的!”

“哈,哈哈,真厉害,”秦绍卿尴尬的拍拍手。

“到了到了,这是灵泉,可以治愈灵兽们的伤势,金毛,进去吧。”陈瑶松开绳子,绳子消失不见,金毛抖了抖毛,“噗通”一声跳进灵泉,溅起一大片水花。

陈瑶打开一把油纸伞对准溅过来的水花,将水花隔绝在内,“金毛最喜欢玩水了,就让他在这呆在这里吧。”

众人从小世界出来,已经是下午了,陈瑶拉着刑潞安的衣袖,“刑姐姐要不要留下来吃饭啊,我这里有上好的兽肉!”

“不了,我晚上还得打理石沙楼呢,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那好吧,”陈瑶遗憾的松开衣袖,“那明天刑姐姐还找我玩,我还有别的灵兽想要你锻炼锻炼呢。”

“好!姐姐明天再来。”

几人走到大门面前,“姐姐明天一定要来哦,明天带姐姐去驯兽场。”

“哦,明天要去驯兽场?”

“是啊,马上岁宸节就要到了,我们家的人都在排练舞兽戏,我爹都忙的看不见他影子。”

“岁宸节,宋城主的生日要到了啊,”翁弋说,“你们代表灵兽谷去摮海献舞?”

陈瑶点头,“嗯,今年正好到我们家了,到时候景家大公子和三公子也会去。”

“嗯,说起来咱们流云宗有代表去给宋城主贺岁吗,”刑潞安扭头问道。

“据我所知,大师兄二师兄不可能会来凑热闹,三师兄每天都在处理宗内事务,小师妹最近好像是元婴期瓶颈,现在在闭关中。”

刑潞安“啊”了一声,“这么说。”

“只有咱们三去了,”翁弋摊手道。

“那翁仙君和姐姐就跟我们一起去呗,人多还热闹。”

“嗯,也只能如此了,那咱们跟三哥说声,让他放宽心吧。”

“好。”

“谢天谢地,这是我这段时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终于有人替我分担了。”

疲惫的声音从传音石内发出来,“四妹啊,感谢你还记得流云宗,比那两个倚老卖老的家伙强了不知几百倍。”

刑潞安尴尬的笑着,“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

传音石又传出声音,“小六啊,你和五师弟去常州了?”

翁弋点点头,“来常州游历一下,正好看看师姐。”

“嗯,听说最近常州和通州那边有魔修作乱,你们在那边也多留意一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追读小说网】地址:zhu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