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感觉到院子里的人,方北偏头看过来,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眼神一片怔然。

“你怎么……”

在方北开口询问前,沈纵收回视线,匆匆穿过院子走进工作室。

听到脚步声,肖子君从里欧腿上下来,走到一旁的货架前,假装在挑东西。

里欧看到来人,眼睛亮了起来,“好了?”

沈纵将手里一个方形的泡沫盒子递过去,里欧接过放在工作台上,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肖子君好奇地凑过去看。

原来是个座钟摆件,只比手掌大一点。

回流珐琅琉璃鹦鹉座钟,配色以金色、红色和宝石蓝构成,华丽复古,做工精致。

只见里欧在摆钟后的小机关上拨动一下,站在钟表上的鹦鹉竟然低下头,从座钟侧边一个夹扣上衔起一枚红宝石,然后一百八十度转了个圈,再把嘴里的宝石放进了另一边对称的夹扣中。

里欧高兴道:“真修好了嘿!”

肖子君对古玩没什么研究,可也知道修好这处小巧机关能让这东西翻多少倍。

“很难修吗?”据肖子君所知,里欧在修复古玩上水平不低。

“难也难,主要是忒复杂,”里欧走过去拍了拍沈纵的肩膀,不吝称赞,“还是你厉害。”

肖子君闻言回头,看见身后的人,愣了一下。

直到里欧在肖子君耳边打了个响指她才回神。

里欧单手插袋倚在桌旁,委屈道:“好歹尊重一下我吧?”

肖子君睨了里欧一眼,又重新看向沈纵。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不等沈纵说话,里欧突然唱起来:“啊~在梦里~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滚蛋!”肖子君嗔骂一声。

里欧对沈纵说:“你来得正好,我有件好东西要给你看……”

沈纵拒绝道:“下次吧。”

看沈纵急着要走,里欧就没再留人。

只是不等他步出工作室,就被人堵住了。

门外炙热的阳光被方北完完全全挡在身后。

她背光站在他面前,整个人沉在暗影里。

沈纵忍不住蹙了下鼻尖。

表情凶巴巴的人,偏偏身上一股子茶香,醇厚沁鼻。

方北臭着张脸,上下打量眼前的人。

“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纵回应前,肖子君疑惑的目光看过来。

“你们认识?”

方北好似没听到肖子君的话,厉声又问了一遍,“我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纵垂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面上却一贯冷淡,“送东西。”

“送什么东西?”方北逼问。

沈纵没说话,沉冷的目光里罕见地多了点情绪。

方北的怀疑明明白白——

你是不是拿了方家的东西过来卖?

这样的怀疑刻意又恶毒,沈纵平时再忍让方北,此时心里也隐隐生出了怒意。

但他只是一言不发,目光沉沉。

空气里虽没火花四溅那么夸张,但屋里另外两人很快就嗅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哦,是珐琅座钟,”里欧出声道,“我让沈纵帮我修复一下,他修好后给我送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