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腾集团。

瞿苒被同事团团簇拥。

“小瞿,你可真是**不露相!”

“听说一大早总经理把安组长叫去了办公室,然后安组长好像是为了自保,就把白副总也拖下水。毕竟白副总当初可是对总经理有知遇之恩的,总经理平日对白副总所干的那些有损公司利益的事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一次总经理把白副总也一并革职了!”

“所以说小瞿深藏不漏……”

就连总经理都特意从二十六楼下来拍了拍她肩膀,意味深长说,“小瞿,你前途无量啊!”

独自在茶水间的时候,瞿苒仔细想了想,她不能断了跟这位“关总”的“联系”。

她进辉腾这一年多,连老板的面都没见着,

想要尽快接触到辉腾的老板,这位“关总”恐怕还能帮上忙。

只是要见这位“关总”,着实没那么容易。

昨天见他进辉腾,她猜测他大抵是辉腾的客户。

她本来以为他也就是一般的有钱客户,追上他,也就是抱着一试的心理,就算“帮”不到她,再不济,也让他赔了医药费!

没想到,他这尊佛大到撼

动了堂堂的辉腾集团总经理。

就这身份的佛,别说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就算知道,她也见不着他的面。

只不过她没意识到,其他同事见她痛快解决渣男,全都以为她有什么深藏不露的手腕,总经理却是清楚的。

而两个身份背景天壤之别的年轻男女,但凡有那么点关系,那就只有那档子事了。

“小瞿啊,明天要接待一位极其重要的客户,你看我秘书这两天不巧告假,你也知道公司注重门面,我也就见着你挺合适,要不你明天上二十六楼来帮忙端茶递水一次?”

“当然没问题,总经理。”

发愁之时,机会天降,瞿苒简直高兴都来不及。

隔天见到关彻,她下半身原本已经没有感觉,却似乎又痛了。

然后,脸颊不免有些泛红。

总经理见状,“小瞿,你是不是人不舒服?”

瞿苒结巴了一下,“我,呃,这两天是有点不舒服。”

总经理关心道,“要是生病了记得去看医生。”

“是。”

关彻侧对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

今日一袭剪裁合宜的墨色西装,显得整个人的更

加的气质非凡。

翻阅文件时,手腕上的陀飞轮熠熠生辉,手指骨节分明,修长,白净。

他彷佛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瞿苒。

总经理是识时务的,蓦地,拍了一下快要秃的脑袋瓜子,“关总,瞧我这记性,我还有一份文件给遗漏了,我这就去拿。”

关彻头也没抬,似乎“嗯”了一声。

总经理很快就把门给带上了。

偌大的办公室安静了一会儿,直到瞿苒弯腰端茶的时候不小心将茶水洒在了关彻的西装裤上。

关彻才抬了一下眼。

冷峻的脸部轮廓,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啊对不起,对不起……”瞿苒急忙抽出纸巾,跪下来,胡乱地去拂水渍,“我怕茶凉了,就想着给你换一杯。”

正常男人,被一个女生这样碰触,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何况这个女生还长着一张初恋小白花的脸,并且还睡过,脑子里瞬间就有了那晚的画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诱他,小可怜又茶又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