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利剑袭来,不过秦小凡不避不躲。他只是望着来剑的方向,一脸平静。

五尺。

三尺。

毒剑越来越近,几乎就快要刺中秦小凡的眉心。

韩元?你若是赶着投胎我可拦不住你。

秦小凡动了,在这一刻,他仿佛化身为天地法则的执行者,而他的动作在刹那间定格为一幅生动的画面。

在那静止的时空之中,他右手如剑般凛然抬起,横于胸前,犹如一道守护壁垒,抵挡住了那缠绕着黑色气息的小剑,甚至还凝固了周遭流转不息的灵气。

随即,他右手一挥。

鸿蒙剑经第一式,鸿蒙式。

带有丝丝神秘紫色的灵气瞬间离体涌向四周。而看似坚硬无比的利剑在相遇之后顷刻间就化为齑粉。

然而这股神秘的紫色能量并未因小剑的消解而削弱丝毫,反而势头更加猛烈,继续向四周散去,带起滚滚尘埃,而其中最强的一股能量直直锁定韩元,势不可挡。

此刻练武台还剩二十余人,尚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又接着面对如此突然且无比凌厉的威压。

他们纷纷被这突如其来的威势直接震飞场外,掉出练武台,原本还喧闹繁杂的练武台在顷刻间变得空荡寂寥!。

见此,韩元瞳孔收缩得如同黑夜之中的猫眼,充满了无法掩饰的震惊和恐惧。

秦小凡不仅准确识破了他的偷袭,瞬时破之,而且还留有余力地反击,并且最让人惊愕的是在这股紫色的能量之下,他感受到了恐惧。

韩元来不及多想,只能在瞬息之间,激发焰灵体。

电光火石之间,韩元身上燃起熊熊火焰,火焰好似与周围的灵气融为了一体,并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个防护罩企图抵挡那迫近的紫色能量。

好在,在消耗了将近四成灵气之后,终于是堪堪抵消住了。

韩元心里惊出了一阵冷汗,现在秦小凡的实力已经有着威胁到他的可能了,这才多久没见?

如果再给他一点时间,到时候他会成长成什么样子,韩元是越想越后怕,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必须要再找机会除掉他。

尘雾散去。

只见练武台中央赫然只有一人挺立。

“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群中有弟子发出惊呼,这如同石破天惊的一问,打破了短暂的沉寂。

“怎么突然结束了打斗?”

台下一众外门弟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

“他原来这么强,看来那日两剑毙命剑齿虎还不是他的全部实力。”

方可一脸震惊,还是外门弟子的秦小凡实力就已经如此恐怖,只怕入内门之后,不久便会晋升核心弟子。

不知道为什么,方可此时似乎感到一种无力感,她有预感,在不久的将来,或许连看见这个人的背影都做不到.

而这种预见让他的内心泛起阵阵涟漪,宛如面对一座巍峨险峻的高峰一样,感到遥不可及却又无法忽视。

目前现场的状况只有前来观战的少数内门弟子和高台之上的三位长老才大致了解。

“何人胆敢在外门大比上偷袭”

内门长老离丰大喝道,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练武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玄幻:开局签到鸿蒙剑体》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