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只人外触手怎么了》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

晋江文学城首发

第十二章

埃里克一向都自视甚高,没什么脑子还听不得别人反驳他。

而当跟他对话顶嘴的人,是他一向最看不起的,出生于旧城遗址迪布提时,他就更难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他的怒火三言两语就被迪布提挑了起来,但他还尚存几分理智,没在会议前厅休息室里和他吵起来。

一方面是埃里克虽然脾气不好,但出身不错,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中丢掉自己的所谓‘风度’,另一方面则是会议室内的高层例会正巧已经开完了。

在迪布提回话进一步激怒他之前,一直在休息室墙角待命的服务型人形机器人已经走了过来,请他们按批次入场。

平影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站起来打圆场:“好了,有什么好吵的。别让别人当猴看。”

原本置身事外,但也不想看事情闹大的克拉丽斯这时候也顺势笑着走到他们俩之间打了圆场,示意弗朗吉斯过来把他两分开请进会议室。

埃里克在前面被这两人带着哄着走,平影和迪布提自然就落到了后面。

她和迪布提不算太熟,走廊不长,会议厅就近在眼前,在现在开口搭话也说不上两句,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们虽然是并排,但中间间隔距离有些大。

其实之前也是这样。

平影一向中立,平时虽然会和迪布提或者埃里克说些话,但一旦他们产生矛盾之后——或者说任何两个人之间产生矛盾之后,她就会立刻和这两个人都拉开关系,力求自己不被战火波及。

刚刚打个圆场,已经是她做过的最友善的事情了。

而与此同时,平影也注意到,在这一路上,迪布提扭过头看向她的次数,已经完全超过了正常情况下他偶尔瞥向她的次数了。

……?

迪布提是新上任一年的副总监,他们之间话好像都没说过几句,平影难得猜不出别人要干什么。

是要道谢?

这又不像迪布提的性格。

但无论是他对她有话要说,还是其他什么她目前猜到或者没猜到的原因,在当下,平影只当作没注意到,不给他任何回应。

*

这一次是艾洛宁顿公司非常大型的季度会议,加上还要推行监控的新系统,所以各个部门的中高层都来了,因此用上了以前不常用的会议厅。

按照惯例,迪布提依旧坐在了弗朗吉斯的身边。

只是在落座时,平影注意到,迪布提终于收回了时间短但频率高的注视着自己的视线,而略略侧过脸,长久地粘在了他身边的弗朗吉斯身上了。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