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阶月》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

齐寻阶再次醒来时,已经三日后。

许多人来看望他,却唯独没有明云月,如同他第一次昏迷醒来后,所有人都在,唯独她不在。

第一次醒来时,最想见的人没见到,齐寻阶不甘心,他吩咐贺武,让他将自己昏迷不醒的消息透露给明云月的丫鬟。

齐寻阶等啊等,天都快黑了,依然不见明云月前来。

她是不是又开始讨厌他了,可这一世他明明什么也没做。

黄昏来临,齐寻阶决定自己去找明云月,随便什么理由,只要能见到她。

门推开,明云月竟然就站在院落里,见着活生生的他,愣在原地,目瞪口呆,看来自己的心思要瞒不住了……

他以为她会问些什么,可她什么也不问,敷衍一句话就想走。

就真的如此厌烦他,烦到连他一面都不想见,烦到迫不及待派人刺杀他。

她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齐寻阶用言语试探,透露出自己知晓刺杀的人与她相识,再表示自己要杀了那刺客,看明云月会如何反应。

她只是否认,眼里满是平静,齐寻阶可以确定她并没有想起什么。

齐寻阶提着的心放了放,只要她没想起过去的事,他就还有机会弥补。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齐寻阶又有些舍不得,他运气,自己打乱自己的心脉,逼自己咳出血来,以求得明云月的回头。

听着她急匆匆的脚步声,看着她着急泛红的眼睛,触摸着她的脸颊,齐寻阶心满意足,想来她还是在乎它的。

或许上一世这份关切就存在,只是他亲生毁了它。

……

“大公子醒了,大公子醒了。”

见齐寻阶睁开眼睛,贺武高兴得大喊,惹得众人上前。

齐寻阶坐起身,冷着脸,将人尽数打发走。

“你留下。”

他只留了一人,那人正猫着身子,鬼鬼祟祟地朝门口走。

宋章出于良心,来探望齐寻阶,却又不想与他面对面相处,毕竟他劫狱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到齐寻阶的耳朵了。

宋章当然不会将此事推给明云月,他可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所以齐寻阶要怪罪,也只会怪他一人。

宋章觉得自己最好逃远点,能活一天是一天。

“拿出来。”

齐寻阶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传上来,凉嗖嗖,听得宋章打了个寒颤。

他装傻:“啥?什么什么?”

“我不管你如何胡闹,但千万别把手伸到我这边来。”齐寻阶疯起来连皇帝都敢杀,何惧一个宋章。

“给…给给你,”宋章飞速掏出假令牌,往齐寻阶手上一放,然后马上弹开,“还有那人关在客栈里,有我的人看着,你放心。既然无事,我就先走了,你好好养伤。”

宋章再快,也快不过贺武的脚速,他与房门撞了满怀。

“嘶……”他痛呼。

有股温热从鼻孔里流出,宋章抹了一把,红彤彤的色彩:“血……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