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秀鱼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巨大的“空中客车”在跑道上缓缓滑行、加速,然后挟着隆隆的轰鸣声呼啸着奋力挣出地面,昂首冲向天空。

汪九离坐在头等舱靠窗子的一个座位上,漫不经心地翻阅着一本航空杂志。

作为ck中国有限公司的市场总监,他非常清楚知道此次春城之行的重要性。

汪九离39岁,中等身材,皮肤略有些黝黑,穿着一件印有ck标志的白衬衫。他的领带打得笔直,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的金丝边眼镜,给人一种儒雅之中又略带着几分强悍之感。

他继续看了一会儿,然后随手放下杂志,一双冷静中透着敏锐的目光若有所思地望向了窗外。

这些年来,pe可乐一直占据春城市场70%以上的份额。在全球,ck虽然是软饮料的市场领导者,可在春城的市场占有率却远远低于pe。

虽然其“收复失地”的动作在不断地加大,从货架的排面,到店里的海报,从专卖客户的发展,到展示柜、冷水柜的布点……但凡是肉眼能够看到的资源都在明里暗里不遗余力地同pe进行着激烈的争夺,可谁知,结果却收效甚微。

自从pe中国宣布了与ksf集团战略联盟消息以来,ck中国就敏锐地意识到:在春城压倒pe的时机终于到来了。当内忧外患,军心浮动,士气低迷困扰春城pe之时,恰恰就是ck的绝佳反击之日。

汪九离此行的目的就是:走访春城市场,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行销方案,从而指引春城ck以狠狠地打击一下自己的竞争对手——春城pe。

他上任伊始,ck中国的总裁陈则栋就很坦率地对他说:“我们做的是一个赚辛苦钱的行业,有规模就赚钱,没有规模就不赚钱,而中国市场在未来会是一个非常有规模的市场。虽然在几个城市竞争对手都暂时领先,但只要我们的战略和执行都正确的话,这种状况一定就会有所改变。”

汪九离对这一点丝毫没有怀疑过,但让他不太舒服的是,从某权威调查机构提供的数字来看,pe在中国整体的市场份额正在一点一点地接近ck。而这与ck——世界软饮料霸主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

汪九离认为,作为市场总监,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并协助地方的装瓶厂把事情做正确。只有这样,才会从一个城市开始,从一个地区开始,逐步巩固自己的竞争优势。如果春城收复失地的举动成功,无疑会提高ck全国装瓶厂的士气,这对其他地区也会起到以点带面的推动效应。

所以,ck在春城的这一役,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汪九离非常清楚地记得,ck亚太区ceo穆勒在面试自己时的那一幕场景。

那天的天气非常好,**无云,微风拂煦。汪九离感觉自己的心情也像这天气一样。

他和穆勒的交流也非常愉快,与其说是面试,倒不如说是朋友间的一次畅谈。两个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谈论着一些看似与本次会面丝毫无关的话题。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这次会晤也渐渐接近尾声,可面试的结果却尚无定论。

窗外的太阳已经渐渐地照进了整间办公室,汪九离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惬意。

这时,穆勒面带微笑,操着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叫着汪九离的英文名字,说道:“斯蒂文,刚刚我问了你很多问题,现在,该轮到你来问我了。你有哪些不是很清楚的,我的意思是说,包括对ck,对我,都可以。”

汪九离把身体向后,舒适地靠在了椅背上,他沉思了半晌,同样面带微笑地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您认为ck在中国的业务究竟能做到多大?第二,您觉得市场总监在中国市场的营销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汪九离这两个问题问得很是睿智,他要试探一下这位老板对中国市场的底线,以及自己日后在ck中国的地位。

这位长着一头棕色毛发的美籍犹太人眨了眨深蓝色的眼睛,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反问道:“中国是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每人每天消耗的液体饮料平均是64盎司,每天消费的ck可乐却不到2盎司。那么,在人们的肚子里,我们市场份额应该占到多少?”

汪九离惊诧了一下,然后字斟句酌地说:“我明白了,穆勒先生。”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穆勒微笑着说,“假如你加入我们公司的话,我希望你能亲自告诉我,市场总监在中国市场的营销中应该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汪九离心中一震,穆勒的这番话不仅已经表明了ck对自己的态度,也显示了他对中国市场的期望。

“这是一个表面随和,实则强悍的老板。”汪九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穆勒,心里暗暗地想,“无论怎样,我都一定会证明自己的价值……”

今天的天气也很不错,温暖的阳光透过飞机的舷窗洒进了机舱。

汪九离的心情也被这晴空暖阳所感染了,他一边惬意地享受着暖暖的日光浴,一边静静地欣赏窗外那波浪一样的白云。阳光照在脸上,轻柔的就像情人的手。他把

舷窗的遮阳板拉下了一半,眯起眼睛全身放松下来,似乎正在仔细地体味着这种升腾和漂浮的感觉。

……

“女士们,先生们,很抱歉地通知大家,由于春城突降暴雨,我们的航班将晚点抵达……”

不知过了多久,汪九离被扩音器里突然传出的声音吵醒了。

他情不自禁地睁大了眼睛,坐直身体向外面望去,舷窗的遮光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完全被拉了下来。

“您醒了?”坐在身旁的助理任青山轻声问道。

“嗯,”汪九离振作了一下精神,随即问道,“飞机要晚点?”

任青山点了点头,面色肃然地说:“是的,春城那边下暴雨了。”

“见鬼。”汪九离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这时,两位空中小姐一前一后推着餐饮车走了过来。待走到他们身边时,笑容可掬地问:“请问二位需要点什么?”

任青山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飞机大约要晚点多久?”

空姐甜甜地笑着回答:“请您别担心,有了确切的消息我们会通知大家的。”

“噢……”任青山转过头,用征询的目光看着汪九离。

汪九离说:“请给我来一杯ck可乐。”

空姐点点头,笑盈盈地递过一杯可乐。

汪九离没有接,而是看了一眼装着可乐的那个大塑胶瓶,皱了皱眉,更正道:“我要的是ck可乐……不是pe可乐。”

空姐微微怔了一下,又仔细地核对了一下可乐包装瓶上的商标,然后歉意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只有pe可乐。”

任青山忙在一旁过来解围说:“那就给我们来两杯茶吧。”

然后,他俯在汪九离的耳旁低声说:“我们这乘坐的这趟航班是南航春城分公司的,她们是春城pe的专卖客户。”

汪九离阴沉着脸接过茶,随手拉开舷窗的遮光板再次向外望去:阳光黯淡了许多,云层也厚如城墙一般密不透气。看着看着,他的心中竟蓦然涌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