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均的车是一辆非常低调的大众车,一二十万这种,因而当车已经停在了楼下,前来围观的人还在一个劲往远处眺望。

“你们在看什么,今天有重要人物来吗?”

从车上下来的黎黎见此状况,下意识问到。

“哦,听说今天……”

回话的人一下子顿住,她看看眼前的黎黎,又看看黎黎身后的车。

这时,停好车的南宫均也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从车上下来。

如以往一样,笔直板正的中山服穿在他的身上,竖起的领口微微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俊朗的面孔上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让本就轮廓明显的脸庞更显严肃。

这确定不是下来视察的领导?

抱着最后一丝不确定,一旁的人出声询问:“黎黎老师,这位是?”

从车头绕过来的南宫均,站到了黎黎的身旁。

黎黎笑着为大家介绍,“他是我老公,你们可以叫他南宫教授。”

教授啊!难怪他的眼神扫过来时,有种被点到名的错觉。

和他们打过招呼,黎黎带着南宫均往里面走。

因为剧组的每一个人都签过严格的保密协议,有关剧组的一切都不能外泄,所以黎黎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将南宫均的身份外传。

之后遇到的每一个人,黎黎都如是介绍南宫均。

这让南宫均走出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非常的梦幻不真实。

终于来到费导面前,黎黎还没开口,费导就已经先一步开口,“来啦。”

南宫均笑着点头:“费叔叔。”

见他没有避讳,费导调侃到:“以前邀请了你很多次来剧组完,你都推脱没时间,现在有时间了?”

南宫均偏头看了黎黎一眼,眼里是快要溢出的宠溺,“嗯。”

这狗粮撒得,让人没眼看。

一旁的苏祁却在此时惊呼出声,“你是西城大学的南宫教授!”

南宫均这才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脸上的笑意稍减。

苏祁却相当热情,他上前两步解释说:“我在网上看过关于你的报道,而且我有个表妹很崇拜你,她也是学生物的,现在也在西城大学任教。”

“哦,这样啊。”

南宫均兴致缺缺。

黎黎倒是更好奇,她问:“苏老师,你表妹叫什么名字?”

“她姓宁,叫宁曼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