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两银票,这是章鸣珂几年来,向家里要钱最少的一次。

没办法,向自己娘子伸手要钱,章鸣珂甚至有些开不了口。

早知如此,他昨日便不该把那点儿私房钱交给梅泠香,今日好歹能应应急。

但是那点儿银子也不够啊,章鸣珂暗暗叹气。

心里不禁埋怨起袁氏,母亲也不知怎么想的,从前不是不管他这些事么,怎的打他一顿不够,还要这样羞辱他?

如先前那般,找管家拿钱,多合适,小老头早被他收买了,给钱甚是爽快。

此刻,章鸣珂终于有些后悔。若当初没有一时意气,替孙有德担下骂秦夫子的事儿,他也不至于一步一步走到这般窘迫的境地。

后悔的念头刚刚萌生,他又忍不住懊悔自责,都是好兄弟,他怎么能后悔呢?!

他赶紧收敛心神,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盯着梅泠香,笑意颇有些讨好,等她给句痛快话。

可惜,事与愿违,泠香并未痛快应话。

梅泠香想起昨日与袁太太的约定,她抿抿唇,错过身形,越过章鸣珂,款款坐到妆台前。

看来,袁太太没有告诉章鸣珂,主意是她出的。

梅泠香承这份情,只她行事素来坦荡,不想让旁人代她受埋怨。

她目光落到妆奁匣,漫不经心扫着里头精美的钗环,温声应:“是我同母亲说,要管束你平日花销,母亲才会有此吩咐。”

闻言,章鸣珂愣在当场。

看到小妻子初醒来时慵懒娇美的情态,心中生出的那一丝丝温存绮念,登时被这道晴天霹雳震碎。

“是你说要管束我的?!”章鸣珂仍不敢相信,他都在改好了,还与她有了肌肤之亲,她怎的待她这般无情?

他花的是章家的银子,又不是动她的嫁妆。

章鸣珂震惊之余,又生恼。

两步走到梅泠香身侧,望着菱花镜中未施粉黛的玉颜,他睁大眼睛问:“你管我读书上进,那是为我好,管我花销嚼用,会不会过分了些?”

“一千两银票,不是小数目,寻常农户劳作一辈子,也攒不下这么一笔银钱。”梅泠香没解释什么,捏起一根珠钗,侧身望他,神情温柔平和,“郎君有事要出府,自然可以,只是你得说说要这笔银钱何用,泠香方知该不该给你。”

她知道,不能一开始把他管太紧,他昨日老老实实待在府中读书,今日势必会坐不住,要找理由出门。

梅泠香没打算不让他出门。

一紧一松,她以为章鸣珂能接受良好。

没想到,她还是不够了解他,想得太简单了些。

见她摆明了要管着他,章鸣珂心里不太高兴,背上的伤也隐隐作痛,仿佛浑身不舒坦。

只他面上不显,瞥一眼梅泠香手中珠钗,挤出一丝笑。

他取走她指间珠钗,轻轻插在她发髻侧,稍作调整,抚抚她乌亮的发,语气谄媚:“泠香,一千两银子对农户来说,是很多,可我们章家是做生意的呀,来钱容易。我从前哪回找管家拿钱,都比这次只多不少,他都是痛痛快快给。泠香,我的好娘子,你就拿给我吧。”

任他软磨硬泡,梅泠香也不为所动。

他再是低声下气,亦不能动摇她的原则。

梅泠香明白,他们之间必有这样一番试探,若被他发现有商量的余地,往后这样的纠缠会有很多。

无法,章鸣珂说得嘴皮子都干了,只得松开她肩膀,泄气道:“行,算你狠。”

他颇为委屈地嘟囔:“小爷出府不也是为了你爹么?赵不缺他们门路多,我托他们帮着找能替岳父治病的郎中,昨日得信,已有眉目,约着今日出去细说。人家肯帮这个忙,我总得请他们吃顿饭,还有那里里外外打点的钱,也不能让人家出啊。”

原来,他今日想出府,是为了替爹爹找郎中。

可赵不缺和孙有德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打听来的人,梅泠香可不敢相信对方有什么真才实学,弄不好还是江湖骗子,合伙骗章鸣珂的钱。

她绝无可能让那种郎中替爹爹治病。

“他们请来的郎中,不知底细,郎君还是推拒了吧。”梅泠香站起身,没松口,而是吩咐松云摆膳。

昨夜在他怀里柔情似水,今日就翻脸不认人,让他碰这么个软钉子,章鸣珂深深觉着,梅泠香待他全无一丝敬重。

哪家娘子,会让自家夫君这么出去丢脸?

但都跟人约好了,章鸣珂若不出去,只会更难堪。

这会子他还没听懂梅泠香言外之意,只以为泠香不想让他乱花钱。

章鸣珂忍着一肚子气,早膳没吃,叫上多福,拂袖而去。

“少奶奶,少爷好像很生气。”松云与金钿对视一眼,战战兢兢提点自家小姐。

太太待少奶奶再好,毕竟跟少爷才是亲母子,少奶奶这样气少爷,松云怕一旦袁太太不给少奶奶撑腰,少奶奶的日子会不好过。

可梅泠香脸上没有一丝担心,唇角甚至噙一丝笑,她用罢一枚桃花水晶饺,拭拭唇瓣,轻道:“没关系,多气几次就会习惯。”

习惯?金钿不明所以,少奶奶是说她们会习惯吧?一定是的吧?

她望向松云,松云却别开眼,避开她无声的询问。

松云自是了解自家小姐,这些时日,她们下人的日子只怕不好过啊。

出府后,没走多远,章鸣珂坐在马背上,摸摸咕咕叫的肚皮,冲多福吩咐:“去替小爷买几个肉包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纨绔前夫贵极人臣(重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