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穆兮窈只陪了岁岁一日,便又去做活了,没人陪岁岁玩,岁岁只能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写完了娘的名字,她又开始画路边的柳树,天上的鸟儿,画着画着竟也画出些趣味来。

正当岁岁兴致勃勃,为自己画好吃的点心时,一只脚骤然踩在了她的“桂花糕”上,她顿时憋起小嘴,不高兴地抬头看去。

“喂,别画了,小梅姐姐叫我们去个地方?”

阿旺领着一群孩子站在岁岁面前,颇有些嫌弃地看了眼岁岁画了满地的“作品”。

阿旺不喜欢岁岁,岁岁也不喜欢阿旺,但一听是小梅姐姐叫他们,也乖乖站起身。

因为娘说了,要听小梅姐姐的话!

“去哪儿?”岁岁问道。

阿旺颇有些不耐烦,“去了便知道了,走吧。”

岁岁是这群孩子里头最小的,他们走得快,岁岁跟不上,只能扑腾着一双小腿在后面边跑边追。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岁岁从未来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院子,院子门敞着,带头的阿旺左右瞧瞧,见得无人,便冲跟在后头的几个孩子招招手,岁岁也跟了进去,看了一圈,她昂着脑袋疑惑道:“小梅姐姐呢?”

阿旺朝院子东面的一间屋子一指,“小梅姐姐在那等我们,就在那屋子里头。”

说着,阿旺提步朝那厢而去,岁岁也迈着小碎步跟在后头,可离那屋子越近,其他孩子的步子便越慢,神色小心翼翼的,似是不敢靠近。

岁岁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下奇怪,待抵达那屋前,岁岁已然走到了最前头。

她生得矮,抬起脑袋,就看见那隔扇门上挂着好粗好粗的铁链,比她的胳膊还粗呢。

铁链松松散散,并未挂牢,门虚掩着开了一条缝,里头黑漆漆的。

小梅姐姐是在里面吗?

岁岁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推门,后头阿旺和几个孩子也跟着推,很快便将门推开了小半扇。

“小梅姐姐?”岁岁踮起脚往里探,却被人从背后重重推了一把,推进了门去。

里头暗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岁岁有些害怕,脚步不自觉往后退却,恰在此时,就听其内突然发出“呜呜”的声响,似是从嗓子深处发出的威胁恐吓声,格外瘆人。

门外的几个孩子顿时吓白了脸色,高喊着:“有怪物,真的有怪物!怪物要吃人啦!”

便冲着院外跑去,阿旺离屋门最近,亦是吓得双腿打战,他仿佛听见怪物靠近的声响,似乎会随时冲出门外吃了他。

他猛地伸手一把拉回了门,胡乱将铁链缠了两圈,转身撒腿便跑,全然不顾岁岁还在里头。

岁岁没来得及逃出去,掩上的门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屋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岁岁最怕黑了,她一下哭出了声,拼命去推去拍打那门,可她实在太小,锁链绕成一团,门压根推不开。

她不住地哭着喊“娘”,却不知身后,一双发亮的眼眸正逐渐向她靠近。

军营灶房。

穆兮窈抬首望了望天色,不由得秀眉微蹙,今儿灶房活计稍多了些,比平日也稍晚些,不知岁岁会不会等急了。

解了襻膊,穆兮窈同几个帮厨一道去军营门口坐牛车,方成已然在那厢等了。

见他搓着手跺着脚一副冻得受不住的模样,穆兮窈谢道:“辛苦方大哥了,这么冷的天还在外头等我们。”

方成笑着摇头,“不辛苦,不辛苦,快上车吧。”

穆兮窈坐上牛车,赫然发现车上不知何时多了条棉被。

“夜里寒,各位婶子要是冷,就将这被子盖上,莫着了凉。”方成说着,有意无意地瞥了穆兮窈一眼。

那些个帮厨婶子都是人精,哪看不出方成的心思,忍不住打趣:“呦,方成,这婶子能用,妹子便不能用了吗?”

这话将方成臊得脸都红了,甚至不敢直视穆兮窈,只道:“瑶娘妹子若想盖,也只管拿去盖便是,里头还捂着我灌好的汤婆子呢。”

方成说罢,还真从棉被里掏出一汤婆子来递给穆兮窈。

四下,顿时传来帮厨们“啧啧”的起哄声。

穆兮窈稍显尴尬,这方成都表现成这般了,她若再看不懂他的心思,那就是傻子。

她承认,这方成的确是个不错的人,体贴且心眼也好,只可惜她并无嫁人的打算。

可即使这般,为了维系方成的颜面,她还是伸手接过,莞尔一笑,有礼地道了句“多谢方大哥”。

然话音才落,就听得一声马嘶,穆兮窈捧着汤婆子,折首看去,笑意顿时凝在了那厢。

男人坐在马上,离她不过百步远,他一身劲装显出几分沉稳威慑,眸光似沁了霜雪般,令人发寒。

然他只远远与她对视了一瞬,便纵马疾驰而去。

打自岑南回来后,穆兮窈在军营也遇见过几回林铎,可他却总对她视若无睹,好似全然不认识她一般。

一个人的态度转变真的会这般大吗?

此时,那厢从军营疾驰而出的林铎即便寒风袭面,仍无法抚平内心泛起的燥意。

可他分明很清楚,那瑶娘对自己无意,而他大抵也难以对她负责。若强留她在自己身边,以她的身份,注定承受良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