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午休的时候去了趟教导主任的办公室。

奖品的颁布需要获奖人本人签名并领取。

自助餐奖券成功地到了她手里,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励志奖的奖状。

她看着上面大大的“励志”,抽了抽嘴角。跑着跑着吐血了,确实挺励志的。

励志奖也有奖励,是两百块钱。金额不大,但对于渺渺来说是及时雨。有了这两百块钱,她可以每天中午再加一包饼干了。

教导主人颇为严肃,他把纸递给渺渺之后就自顾自地准备课件,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的,时不时传来走廊上学生打闹的笑声,然而室内的气氛却极为僵硬。

她生怕自己弄出点不必要的动静,给教导主任抓住由头臭骂一顿,于是飞快地写下了名字,“荀渺渺”三个字刚刚落笔,办公室的气息忽然涌上一股腥甜。

额头正中央有几搓白毛的猫低头俯视她。

渺渺捏着的纸忽然如墨水般流淌,从她的指尖逃走。

祂张开了嘴,尖锐的牙上吸附着点点浑浊的黄,有几跟肉丝似的柔软长条卡在牙缝之中,说话间带着一股骚臭。祂的声音在一个诡异的频率,渺渺能清楚地理解他的意思,但无法感知祂用的什么语言。仿佛千百万的耳语通过祂硕大的喉咙滑到了她的面前。

【不要签名。】

“什么?”

渺渺下意识出声询问。

然而地中海的眼神呆滞,似乎只是一个传话的工具。

【不要签名。】

漆黑的墨水重新从地面往上升起,落到她的手边,成为一张没有污点的纸。上面写了很多人的名字,唯独签在最下端的渺渺的名字消失不见,草字头堪堪落下一笔竖。

渺渺的倔脾气上来了。

她一定要对地中海言听计从才行吗?名字被创造出来就是用来写的。她忽略地中海警告般的语言,继续往纸上写。可无论如何,她都无法落笔了。

【不要签名。】

祂又说。

面对渺渺时,他的态度温驯地像是一只适合被搂在怀里的小猫咪。哪怕她不听话,也只是用手臂那么粗的尾巴轻轻地抽了一下她脚边的地面。

花岗岩的地面,瞬间被尾巴上的倒刺敲出凹下去的一块。

渺渺汗毛直立。

好家伙,要是甩在她的身上,怕是骨头都要断掉了。

受到死亡威胁,她识趣地在纸上写下另外一个名字——苟喵喵。

只要苟得久,不怕以后地中海不被她欺压得喵喵叫!

渺渺忍辱负重,内心一再想象当年勾践卧薪尝胆的凄苦与耐力。只不过是只猫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也有好大一只猫呢!

她将猫和地中海放在一起比较,突然发现自己的猫居然比地中海还小了一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