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军营,虽说是宴席,但终究是没有歌舞的,当然大家现在也没心思想其他,都两眼放光的盯着前方的陛下。

嬴政见此,也不说其他,直接一声开宴,然后拿起一个包子狠狠的来了一口。

众人见到陛下已经吃了第一口,就看向长公子,见长公子也吃了第一口后。

众人立刻就拿起盘子里的包子吃了起来,包子皮吸收了菜馅的汁水,一口下去,那滋味哟,简直了。

一口馒头,一口菜,一口包子,一口粥,这简直就是他们有生以来吃的最好吃的食物啦。

王贲吃一口馒头,吃一口羊肉韭菜,或者一口咸菜。感觉他还能再吃十个不止,他好想天天吃。

虽然滚滚在一个多月以来播放不少视频,但除了找食物,就是怎么制作存储过冬食物,还都是专门针对黔首的,还有就是怎么预防疾病的卫生知识以及在寒冬如何取暖。

他们陛下,一没露面,二没发布招贤令;农家和医家的领头人就已经天天在咸阳宫门口递送求见陛下的上书了。更是想法设法地与朝中大臣接触,想要获得引荐。

也有大臣上书提过,只是陛下一直没有出面,只是长公子出面将农家和医家的人接走安置了起来。

而其他的诸子百家也有人进了咸阳,在暗处观望。看陛下何时接见农家和医家。

众人上次在宫里吃的那一顿饭新式豆饭,陛下没有开口赏赐做法出来,就王翦等几个老臣偶尔能被陛下留下用膳。

如今陛下刚刚一统天下,威严正盛,新式的做饭方法,就真的一点也没流出宫外。

因此今日这顿好吃的饭食,真的是让参加宴席的众臣,香的都想把舌头吞了下去。

众人狠狠的过了口瘾之后,见陛下神情愉悦,也就开始试探着讨论起这神奇的馒头包子,面粉他们今日看见了,面团也看见了,包子馒头更是看见了。

作为治栗内史,掌诸谷之物,立刻就开始向上首的皇帝问到:“陛下,这些馒头包子,花费了多少麦粮?”

“扶苏,你给大家介绍一下。”

“诺,臣遵皇帝令!”扶苏立刻放下手中的食物和筷子,站起来面向大臣。众人见此也跟着站了起来。

“坐下,都坐下,扶苏,你边吃边说。”

“好的,阿父。”

坐下的扶苏,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然后才向治栗内史说到:“我和阿父,在磨完面粉,便计算过了,宫里的麦粮成色最是不错,因此出面粉六成。”

“那还有四成呢?”

“四成就是麦麸了,说是麦麸,我和阿父看过,也问过滚滚,滚滚说麦麸也能吃,我们也做来吃过。只是在后世,麦麸是用来给牲畜做饲料,甚至拿来做肥料了。”

“今日,我和阿父还做了一些麦麸的饭食,众位大人,稍后可以尝一下。味道确实比不上这纯面粉,但是比起麦饭,真的是好太多。”

“在说到面粉成面团,这些可以说,就更加神奇了,一斤面粉发酵后,会多四成重量。”

“陛下,这是真的?”王绾更是惊的站了起来。

“嗯,是的,后续膳房的膳夫们会仔细记录相应的数据,众卿,麦麸饭来了,两种,一种里面加了些面粉,一种是完全没加的,都尝尝?”嬴政看着众人说到,等侍人都放好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麦麸饭吃了起来。

众人见此也都立刻端起来面前的碗,吃了起来。

“陛下,确实,比起麦饭来,这确实好太多了,麦饭都知道嘎啦嗓子,吃的极为艰难。但这就算是没加面粉的麦麸吃起来也顺畅了许多。”作为征战的将军,王翦对麦饭那是最有发言权。

“上将军说的是,不过,朕明日朝食,依旧为众卿准备了食物,今日晚上大家可不要用宵夜。”嬴政边吃边说到。

王翦见此,笑着问到:“陛下,能透露一下是什么好吃的吗?然后臣晚点好去校场上活动活动。”

瞬间众人大笑起来。

君臣一顿夕食用的其乐融融。

吃完饭,王贲立刻又去监督仓库的建设情况。

王翦,嬴傒等人真的去校场活动活动了一会儿。

其他众人也都立刻投入政务的处理当中。

治栗内史带着人,做着育种的规划。

扶苏在老父亲的又一次严厉考校下,结束了今日的忙乱。回到自己的休息住所,他拿起公子高等人送来的文书就着他特定拿上的台灯下处理起来,父子俩都陪着对方熬夜,最终扶苏房里最先暗下来,他没熬赢老父亲。

第二日,扶苏早早起来,就去老父亲眼皮底下学习,之前有次他考核的时候被其他位面的阿父看到了,然后他的学习搭子就变成了二十个,从五岁的他到三十一岁的他,被要求每天一起学习了,为此滚滚还专门给他们分了小光幕,连还不到五岁的都有,滚滚说就等他满五岁呢,还说苦啥都不能苦了孩子的学习。他真的是谢谢它哟(^u^)ノ~。

本来他只需要面对一个阿父就好了,这下子,他每天面对的就是一群老父亲,一群祖父,一群曾祖父,一群高祖父里的某个长辈了!

滚滚还给长辈们做了值班表啊!

功课做的让他心力交瘁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被偏爱的秦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