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长发的男人顶着风雨走进一家酒吧。

迈着大步,雷厉风行,仿佛一柄划破连绵阴雨的尖刀。

路人纷纷因男人英俊的外表和冷冽的气质而侧目,顾不上被细雨打湿的发丝衣角,回头望向逐渐远去的高大身影。短暂赞叹过后,又都陆续回到属于自己的日常之中。

他是存在于东京这座平庸之城的异常,没有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的话,千万不要试图轻易接近。

“叮铃——”

门铃发出清脆的回响。

深秋的一丝寒意和湿气,偷偷攀附着男人大衣的一角。随着男人一个干脆利落的转身,便跟着溜进温暖的室内,融化在醉人的暖香中。

闻到酒吧内弥漫的淡淡古龙香,琴酒不可抑制地皱起眉间。

他不喜欢任何人造的香味。任何杀手也不会喜欢被香味出卖行踪。

“哟,琴酒,好久不见。”

酒吧内部只有两个人,一个银发的女人,一个正在忙碌的调酒师。

银发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至脚踝的红色礼裙,雪白的肌肤在如此明艳之红的衬托下,更凸显出几分触目惊心。她上身慵懒地斜倚在吧台上,半抬起铅灰色的眼,施舍了琴酒一个稍作停留的眼神。

只一眼,便转过头,继续饶有兴味地注视着调酒师熟练的动作,轻轻晃动着高脚杯中晶莹澄澈的液体。酒液折射着点点灯光,仿佛星云在其间旋转。

美丽的红玫瑰,可惜带着毒刺。剧毒。

“你不该联系我。”琴酒对香肩半露的美人视若无睹,裹着一袭冷风走至吧台边,让室内温度都显著下降了几个点。

他的第二句话就是对调酒师说:“停下,我不需要那杯马丁尼。”

闻言,双手正在上下翻飞的调酒师点了点头,转手便将尚未完成的酒液一并倒入了废弃桶。

“无情的男人。”贝尔摩德抿了抿唇,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不允许我请你喝一杯吗?”

“废话少说。”

“我从来不说废话。”她眯起眼,嘴角露出点暧昧的笑意,“我只爱说谜语,比如说……”

琴酒并未做出语言上的回应,只是平静地掏出贴身的伯.莱.塔,轻轻放在木制吧台上。

冰冷的器械尚有余温,和沉木的台面相吻时发出沉闷的轻响。

这一连串动作十分随意,好像琴酒放下的不是夺命的利器,而是普普通通的一杯水。但是没人会轻视琴酒的一举一动,单单如此便已经足以令任何敌人胆寒。

“你最好不要说出那个名字。”琴酒放下□□,看了一眼贝尔摩德。

可是贝尔摩德是个特别的女人,她既有着足够的依仗,又有着足够的智慧,最不缺的就是胆量。

“哈,这是警告吗?”她毫无惧色,反倒惑人的笑意越来越深,“求人也该拿出相应的态度来啊,我的阵——”

琴酒没有让她说完。

“砰!”

如果有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在场,大概完全捕捉不到在刚才的一瞬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琴酒,开枪了。

肉眼几乎无法企及的速度,左手抚上伯.莱.塔,扣下扳机——

甚至没有费力拿起枪身,也没有劳心瞄准,仅是左手食指的轻轻一弯。

“扑哧——”

子弹划过枪膛,刺穿皮肉,穿胸而过。

“咔嚓——”

柜台上的一瓶百加得白朗姆酒应声而碎。

沾血的子弹在穿透人体之后,尚且有足够的余威击碎瓶身。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挥发而来的浓郁酒香遮掩了空气中的血腥和火药味。

调酒师的躯体因巨大的冲击力后退了半步,接着便如同风吹稻草人一般,仰面倒在漫延开来的酒液之中。

没有多余的挣扎,落地之前就已经死了。

“一如既往的残暴。”贝尔摩德翻个白眼,“但也是一如既往的专业。”

她撩起裙摆,避开淌到脚下的血和酒。

“你把我叫来这种满是老鼠臭味的地方做什么?”琴酒踏着满地的朗姆酒和血液,在吧台旁落座,掏出烟盒,“我可不是你的无偿打手。”

他叼起滤嘴,并没有点燃,耷拉着眼睛瞥向贝尔摩德。湖绿色的眼眸被阴影遮蔽了大半,无从读出其间流淌的情绪暗流。

贝尔摩德笑了笑,微微前倾身子想为他点烟。琴酒却撇过头,直接避开她的接触。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贝尔摩德轻哼一声:“你变了太多。”

曾经的琴酒是什么样子?她暗暗回想,发现记忆竟然已经慢慢模糊。

总之,肯定不会在意她玩儿似的挑逗,因为那个琴酒把全副心神都扔进了组织,一心只想往上爬,往上爬。包括自己的性命在内,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柯南]和黑泽阵结婚三年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