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味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铺天盖地的尘埃散去,少年竟仍立在原地,白衣纤尘不染,长发丝毫未乱,脚下一小片砖石完整无缺,再向外,几成废墟一片。

“现在,该我了。”

司空无云淡然开口,与此同时,一道剑影从他背后缓缓升起。

那剑影近乎透明,如同云雾般飘渺无害,而被它锁定的宁天德却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指尖甚至隐隐颤抖起来!

他竟完全看不透这清瘦少年的修为!

看不穿他人修为,无非两种原因。

其一是对方刻意收敛——而此时司空无云剑势已起,显然并未有丝毫掩饰。

另一便是……比他要强很多、很多倍!

宁天德感觉周身泛过一阵寒意,还未来及细察,剑影已逼至他面前,一化二、二化四,一道剑影瞬间分化成无数道,强势地封死他所有退路。

每道剑影都带着逼人锋芒,像是下一瞬便要将他扎成筛子!

一瞬惊异后,宁天德迅速反应过来,提剑抵挡。

他的修为并不低,宗内罕逢敌手之称也并非夸张,手中长剑舞得龙腾云起、虎啸风生,很快击溃了死死包围着他的剑影。

“哈哈哈,不过如此……嘛……”

肆意笑声刚出口便滞在唇边,宁天德整个人骤然紧绷,视线缓缓向下,眼球转到了极限,才看清他先前那股寒意来源。

一柄泛着冷光的长剑凌空悬浮着,不知何时横在了他颈前!

宁天德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先前那些剑影并不是为了攻击他,而是猫捉老鼠般的戏弄。

真正的锋芒,早在一开始便贴在了他最脆弱的颈侧!

宁天德诧异抬眼,对面司空无云仍立在原地望着他,眸中甚至带了一丝不耐,似乎是在嫌弃他觉察得太晚。

被戏耍的羞恼感涌上心头,宁天德想要闪身避开颈前的剑,再次发起攻击,却突然觉得后心一痛!

触感这才迟钝地传来,原来司空无云的剑不仅贴上了他的脖颈,还分化出几道剑芒对准了他的后心、腰眼、丹田,散发着汹涌寒意!

仿佛只要他再动一下,便会数剑贯体、横死当场!

意识到这一点的刹那,宁天德才真的慌了,他不可置信地望向不远处的少年,才恍然意识到,自始至终,那少年似乎连手指头都不曾动过一动。

……都这么强了,还来参加月考核做什么啊!

宁天德心头忿忿,刚想抬手示意认输,却浑身一凉。

紧贴着他颈侧的剑更近了,剑刃已陷入肌肤,带来一阵令他胆颤的痛楚!

“好了,点到为止,宁天德输。”

威严的女声从不远处响起,险些切入血肉的剑才停了。

宁天德猛地吸了一口气,有些惊恐地望向对面。方才一刹那,他真的感觉到死亡正在逼近!

而差点要了他的命的少年却始终一副风轻云淡、波澜不惊的神情,像是丝毫不在乎一条人命!

内门何时来了这样一个疯子?!

宁天德摸了摸乱跳的心口,只觉心有余悸。

演武台旁,尚梦及时宣判了比试结束,一边在记分簿上记录,一边朝苏时雪轻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