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清无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虽然立轩道尊的声音很小,可云渊道尊依然将他的话全都听清楚了。

云渊道尊之前只是知道了谢月凝前世惨死,并且还有一个该死的未婚夫。

现在貌似还有一个立轩道尊似乎很看好的大师兄。

那人眼光那么不好,也是为了那白如茶害死谢月凝的人之一,他肯定也不会放过。

他其实也很不明白,就医那简直的那一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眼光,放着谢月凝这样好的姑娘不珍惜,偏偏要为了另一个女子不惜害死谢月凝。

不知道过去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谢月凝快要喘不过气来。

若不是云渊道尊带着她,她很清楚自己早就不能继续前进了。

这大约就是那一层屏障起了作用,这应该也是碧海大陆的修士不能随意前往其他大陆的最根本的原因。

“月儿,你感觉怎么样了?要不你就在此处等我,我先去看看。”

云渊道尊很清楚的感觉到谢月凝此刻的变化。

早前他也是不能随意靠近边缘,后来随着修为提升,才能慢慢的靠近。

虽然知道谢月凝的本事大,可谢月凝的修为等级依然停留在凤初境初期。

谢月凝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集的汗珠。

谢月凝朝着波涛翻滚的前方望去,神识一动她便能瞧出了那一层透明的屏障出现了一个缺口。

那就是立轩道尊进入碧海大陆所撞击出来的,上面还有她灵符残留的力量。

“月凝姐姐,你等等我啊。”立轩道尊虽然已经吃了丹药,但他的速度哪里赶得上云渊道尊。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两人,目光充满探索的看着云渊道尊。

同为道尊,虽然他受了伤,可云渊道尊带着谢月凝却能快他那么多,实在是让他费解。

碧海大陆不是要比玄灵大陆低级很多的存在吗?

难道这里的同级的修士,要比其他大陆的人厉害得多?

虽然有这样的想法,可立轩道尊却不愿意承认。

“你身上还有伤,就在这里等着就好,我和云渊师兄过去看看。”

谢月凝知道眼前立轩道尊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少年,可这样的情况,她不想让立轩道尊再犯险。

云渊道尊自然也不给立轩道尊这个机会,他冷声道:“你能将屏障撞出这这么大的洞来,也是厉害了,你手中的灵符应该所剩无几了吧?”

虽然嘴上说立轩道尊厉害,可他的意思却是在夸谢月凝出手的灵符厉害。

“是没有多少了,我之前一直都舍不得用,这次被他们追杀,我被迫用了,若不是有月凝姐姐的灵符傍身,我只怕是不能活着离开玄灵大陆。”

虽然立轩道尊看不惯云渊道尊,可这个时候不得不说实话。

谢月凝看着立轩道尊这样,真的有些心疼,“没事儿,你既然找到我了,以后就用吃不完的丹药,用不尽的灵符。”

若不是为了她,立轩大可装聋作哑,这样在九天剑宗混下去,说不定还真的能拖到飞升去。

“我以后就跟着月凝姐姐了,再也不要和月凝姐姐分开。”

云渊道尊眼底划过一片冷意,谢月凝是他未来的妻子,身边怎么能有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呢?

更何况,此人还是谢月凝前辈子旧相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