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水前望,远处亭台飞檐翘角,层台累榭,高耸入云,如在画中。但见四周春色满园,花团锦簇。岸上景象倒映入水,伴着船桨荡起的涟漪轻轻晃动着,仿佛误入幻境般令人目眩神驰。

言黎负手站在船头,静静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今日她穿的是一件颜色活泼的豆绿袍衫,袖子也不甚规矩的卷起搭在小臂处,腰间挂着的藕荷色香囊随风轻轻向后晃动着,隐约能瞥见布面上的几针刺绣模样。

春和景明,琼楼玉宇,彩舟云淡,少年春衫薄。

此情此景明明合该是副闲适慵懒的模样,却不知从何处张牙舞爪的弥漫出一点杀气。这股凉意如春雨般密密的席卷而来,竟让人下意识地升起些胆颤。

乘船人按了按船桨,远远望向这位少年天下魁首挺拔的背影,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不愧是阁主亲点的人,果然不一般。

船内,温知行尴尬的和以黑巾掩面的弓影对坐着。他看着她没甚表情的脸,只觉浑身奇痒无比,无论怎么调整姿势都坐不住。

女人睨他半晌,冷冰冰道:“别乱动。”

看着她腰间锃光瓦亮的长剑,手无寸铁之力的温知行哪敢反抗,闻言只好弱弱的“噢”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蜷缩起身体,将求救的目光默默投向了言黎。

救我呀……救我呀……快来救我呀……

没人知道,此时的言黎心里有多么崩溃。

云霁阁,云霁阁,里面的院落亭台还真修的像在云中一般高大!高也就罢了,竟还处处是水,平时只能靠坐船来往四处,根本施展不开脚步!!她既没有船,船夫又都是云霁阁的人,怎会任自己差遣?到时候要是打起来根本没地跑没地躲,更何况还得时刻关注着温知行!!!

依言黎看,这云霁阁阁主是个十足的揣奸把猾之人。将云霁阁设计成一幅外表繁荣内里却“险要”模样,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心进来捣乱坏事,也会因为无处可下脚逃跑而被云霁阁中的侍卫瞬间抓住。

可恨!狡猾!可恶!

温知行在背后注视了她许久都没见言黎回过身一次,他呆呆地想了想,又将脑袋垂了下来,努力避免和弓影的视线接触。

别看我别看我别看我……

言黎正观察着周边地形,暗暗琢磨该从哪逃走更好时,船已悄然靠岸。

遥遥望去,几名女子正守在码头处。为首的那个面笼一白色薄纱,看不清真实面容,头上绾一精致发髻,看着倒像是鸟雀展翅欲飞的形态。她身穿水蓝色大袖纱罗衫,小臂处拢着一淡粉披帛,瞧着倒像是壁画里的仙子了。

待停稳后,船舱里的弓影起身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道:“女侠,请。”

见她走了,温知行连忙也跟着蹿了出来站到言黎身侧,二人一起下了船,黑衣人紧随其后。

在看到蓝衣女人的头发后,他愣了下,旋即喃喃道:“惊鹄髻,厉害啊……”

言黎也对这个从没见过的发型有点好奇,见温知行知道,她便立刻小声追问起来:“什么髻?”

“惊、鹄、髻,”他耐心的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又将两只手抬高举到脑袋上比划比划,侧头悄声道,“很难梳的,要用起码一个时辰。能梳成这样,真的很厉害。”

头上梳着繁琐发髻,身上穿着华美衣衫的,会是云霁阁那位神秘的阁主吗?言黎缓缓侧目,将视线落到了那女人身上,意味不明的扬了扬眉,摸向腰间刀柄。

现在出手,胜率又能有几分?

她正兀自琢磨时,身边弓影冷冰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叶女侠,这是剑霜,与我同为阁主随侍。剑霜,这是叶隼女侠。”

……原来不是阁主啊。

言黎迅速切换心绪,笑眯眯的冲着剑霜一点头,“剑霜姑娘,你好。”

虽然看不清面前女人的脸,但剑霜露出来的眸子却是极为灵动。她弯了弯眼,声音轻快道:“叶隼大侠,久闻大名啦,今日终于得以一见,果然英姿飒爽、气质过人。”

“去霞音厅吧,”弓影说的话依旧简洁且毫无情绪,“阁主吩咐的。”

阁主?言黎悄悄将耳朵竖了起来。

剑霜看看弓影,笑眯眯的向后退了一步,让道:“女侠,小郎君,请。”

霞音厅内,细碎阳光透过云纹金丝楠木窗进入屋内,跳跃着落到正中的桌旁。这时,桌下忽然横插出一只靴尖伸入阴影中,将那一小块光点吓得忙不迭逃回了门外。

言黎收回脚,看了看正抬手给自己倒茶的剑霜,眉眼一弯,“多谢姑娘。”

“不用客气,”剑霜放下茶壶,转而笑盈盈托起下巴,满脸憧憬道,“早就听说叶隼大侠威名,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呀!瞧着就是人中龙凤的模样呢!快让我挨挨,也传给我些宝气过来,让我也沾沾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刀逢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