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来自*的邮件。〗

自从放假之后就在家里宅着的水怜顿了顿,慢慢坐起身,这个邮件是来自某网站的邮件,这么说,是来任务了?[1]

自从上次莫名被一个人警告了之后,水怜弱雪怕被查出来身份,而且还有海原祭等活动。他已经几个月没登一次了。

委托人是一位……嗯,财阀。

委托的内容是自己的孩子在母亲去世后突然变的奇怪,最后实在没办法找了咒术师。

地址也写在了邮件上,在东京。

账户内的钱也渐渐见底,打网球不管怎么说也是费钱的,毕竟是贵族运动嘛。

……

水怜弱雪顿默。

出来的是这位财阀家中的男主人,和他的管家。

赤司征臣本来不想请咒术师的。

因为有些咒术师性格不太好,之前由于一些原因请过一位,尽管业务能力在线却对普通人意外的藐视。

这次请咒术师,是因为他的儿子出现了问题,不,倒不如说是整个赤司宅出现了问题。在诗织去世后的几天,他和征十郎,突然梦见了她。

本该死去的妻子带着浓烈的恨意重返别墅,看不清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模仿着诗织的一举一动。

赤司征臣并不害怕,他更多的是愤怒。

诗织在去世前饱受病痛的折磨,死后却又被带出来。他相信,征十郎也是痛苦的。

但当他发现这次的咒术师也才是个国中生的时候。

“啊呀……这位就是委托人赤司先生吧。”看着面前两位高大的成年人,水怜选择了另一位身穿便服的人。

跟旁边那位相比,很明显这位才是赤司先生吧?

“少爷还在上课,您请进。”

旁边的管家开口,水怜弱雪在走进大门的时候往二楼看了一眼,奇怪……那里好像有些奇怪。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奢靡的别墅。

水怜想。

赤司家的少爷也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就是……赤司君吧?”老实说,这么称呼感觉好怪啊。

邮件上写的是在母亲去世后突然变了性情,别墅里的佣人们在女主人去世莫名做了同一个梦。

赤司征十郎的身上有着咒灵,很奇怪的咒灵,并不是所谓母亲的爱所形成的咒灵,而是一个仿佛被重组了一样……水怜弱雪抬头,倒不如说,这个别墅里的所有人的肩膀上也都有着这个咒灵。

这个别墅是被诅咒了吗?

虽然明显不是,但是水怜还是想吐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咒术师如何带领网球部?》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