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夕阳的耳朵》最新章节。

在配音圈混,藏着这右耳失聪这个秘密,杨均之每天都活得履结冰,就像今天这样,他不止一次露破绽,脑子一疑惑,嘴就随便调侃,但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个小芝麻的事很快被他们抛之脑后,对于当事人杨均之来说,却不容易,但心情调整也快,但现在魏涞也察觉点什么了,必须还得快点,得再强大点。

月色朦朦胧胧,察觉魏涞还在旁边跟着,在等答案吗?

杨均之嘴角还勾着那漫不经心地笑,走的越来越慢,大脑在飞速思考要怎么回答她,忽而瞥到魏涞手边凸出的影子,心里突然有了注意,他问出来的话题弱小,不足以转移话题,但对魏涞绝对够了。

他看住魏涞,视线不经心地往下瞥,问:“你捉的?厉害。”

“不是,孟先生捉的。”

这话像哄小孩一样,她面颊突然热了,缓而盯着自己的脚说。

“魏姐,你第一次见我也是喊我先生。”

“……是吗,记不太清楚了。”

过了会,魏涞突然想起正事,抬头看他…但好像不用了,也不知怎么形容,他周围的气压突然平稳了,就像这宁静的夜晚,她的心也柔和了,说:“回去吃烧烤吧。”

“好。”他很快回答。

繁星流动在黑幕里,各种形状不重样,光淡,光重的都有,需细心下品味,微不可见地眺到有两颗形状一样,光程度不同的两颗星满慢向彼此靠近。

顺着月色,路向前延伸,两个影子,似他跟着她,又像她跟着他,没什么好争辩的,因为风略大了,地面像流淌的小溪,星光聚集着,波光粼粼,流动着流动着,两个人的影子却好像在依偎着,即使现实中离得稍远。

厉栀摘蔬菜的过程中发现,自从那天顾西洲很少和她交流,甚至一个眼神也没给她留,世界终于安静了,静后,她又期待会发生什么,从以前到现在顾西洲只是拿她当妹妹而已,这句话她用了无数次催眠自己,把那种莫名失落感往心头压。

不是吗,初中至高中,顾西洲知道她心思,也一直在躲她,她那时还以为他害羞啊,天真的是她呀,人家有喜欢的人呀。

幸好晚一步,遗憾晚一步。

但现在他突然来到这,只是因为父亲担心自己吗,他送胃药的时候,他心里有没有猜测,自己在外几年过得可好,有没有心疼她。

厉栀子突然一笑,怎么又想到他了,你可真贱啊厉栀。

吃完烧烤,收摊打扫卫生时候,张老先生和黄老太早歇息了,在场的就剩下杨均之一行人,孟斐阳,张楷心。

之后就是重复流程了——抽签。

这个签没什么好抽得,分工明确简单,四人分成两队,一队跟着孟斐阳学习削骨等,二队跟着张楷心穿线等。

月光溢到小院子,不开灯就明晃晃,院里围了一个农村特有的小院木桌,铺了一层紫色棉布,淡紫流苏垂下,还放了一瓶白米浮子水,清风拂过,一男一女对面坐,孟斐阳与张楷心脸对脸,气氛有点不对劲,别扭暧昧,预谋已久安排的座位。

“想说的话都在酒里了,”倒茶的水流声,含着杨均之的清冽音:“孟斐阳,张楷心以后请你们多多担待了。”

“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

“还要感谢你们来我们这里给油纸伞做宣传。”

张阿公这两个徒弟性格截然不同。

张楷心嘴甜健谈,人比较机灵,孟斐阳淳朴憨厚,话很少,但讲起油纸伞来嘴巴就滔滔不绝,人也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抽签吧。”

话是张楷心说的,他说这话时,魏涞与厉栀含着疑惑的目光缓缓移向他,对于两个女嘉宾的直视,他动了下裸漏在外面的脚趾,撇头望了杨均之一眼,这男人喝茶一瞬,与他平常一样对视,又正常收回去,这演技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我不是你们节目组的人,为什么安排我当评判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追读小说网】地址:zhu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貌美又糊涂的前妻

貌美又糊涂的前妻

风渐
【暂时不能日更】三年前,侯府备受宠爱的独女鱼徽玉韶华早婚下嫁给沈朝珏。沈家门楣清白,后人皆是谢庭兰玉。沈朝珏祖上本是重臣,祖父过于正直被陷害,沦落到小门户。旁人都笑话鱼徽玉下嫁......
其他连载3万字
梦境指南

梦境指南

昆吾奇
一次偶然的熵减,星云中诞生了一个玻尔兹曼大脑。它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古老的树根般的触手,穿过黑洞和时间的迷雾,爬满了整个银河系的过去和未来,其中的一只就伸进了你的大脑……当然,这不是触手怪的故事,这是关于梦和精神起源的故事,而一切都要从那个掌控了梦境的人说起……——PS:书友群756480385
其他全本263万字
五年吧龄路明非

五年吧龄路明非

乐典蚌笑急
被婶婶强逼着给人道歉后,路明非失魂落魄地躲进了自己的秘密基地,他心想,这大概就是他应得的结局。在他就要接受现实时,一声提示音从他手机里传出。“Baidu贴吧...
其他连载9万字
疯批神明怀里的大佬他茶香四溢

疯批神明怀里的大佬他茶香四溢

商不予卿
【疯批绝美霸气神明X病娇绿茶卑微大佬+女攻双洁现言】商卿,游走于三千世界的神明。明明是神,却喜凌虐人心,性格懒散乖戾,清冷凉薄。对于世人纷扰之事,也凭着她的喜恶来断。与其说是神明,倒像是个恶劣的魔。后来她遇到个黑切黑。非快穿非虐文,后期女宠男超甜第一次见面。她:“你的心可以给我吗?”这颗心脏是她的,遗失万年了。他:“不能”第二次见面。她又问:“你的心可以给我吗?”等他死了她就把心拿回来。他笑着说:
其他连载8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