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奈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天之后,切原赤也正式的加入了网球部。

与整天浑水摸鱼,就连基础练习都靠系统挂机完成的温迪不同,切原赤也虽然经常嚷嚷着“本王牌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练习挥拍的!”之类的话,但是每天的训练实际上都有好好的完成,再加上性格真的(重音)很单纯好骗,所以大部分的前辈都还是很喜欢这个有点小嚣张的后辈的。

之所以是大部分……

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呢。

部活结束后,和切原赤也一起一不小心被锁在更衣室里面的温迪感叹道。

刚换好衣服,还没搞清楚情况的切原走了过来,看着站在关上的门前发呆的温迪有些疑惑:“温迪你还不回去吗?”

发梢的水汽沾湿了切原披在肩膀上的毛巾,他一边随手擦着泛着潮气的卷发,一边走过去准备开门。

然后发现把手完全压不下去。

切原赤也:?

不信邪的切原赤也用两只手压。

还是没反应。

刚和幸村部长打完练习赛的切原赤也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旁边的温迪:“部长的灭五感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吗???”都已经这么久了还没有解除吗可恶!

温迪:????

某种方面来说,切原同学也是个人才呢。

开个玩笑。

切原赤也其实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傻,像这种可以说是摆在明面上的冲突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甚至说他还能猜出来是哪几个家伙。

“是金田前辈吧。”旁边的温迪想了想,然后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挂到了切原小同学的身上,“毕竟赤也你今天真的说的很嚣张诶。”

“明明就是前辈几个太弱了。”切原小朋友大声嚷嚷。

“真是不知道日本这种文化怎么会养成你这样不守规矩的家伙。”温迪小声感叹着,浅笑着把疑惑的转过头来的海带的脑袋推开,从切原小同学肩膀借了把劲,终于站直了。

“所以我们要怎么出去呢。”海带苦恼。

“安啦安啦。”温迪神色轻松的拍了拍小同学的肩膀,“我可是伟大的风之神,这点小事难不倒我啦~”

“只要赤也你包我两天的午餐我就带你出去,怎么样,划算吧?”切原小同学的午餐便当是他的姐姐给他做的,有幸尝过一次的温迪表示这个手艺比得上米其林厨师了!

切原沉默,头脑风暴,毕加思索。

然后就把自家姐姐卖了!

他还摸着脑袋傻笑里带着一丝骄傲:“我老姐做东西可好吃了。”

“好,那你站开一点,小心别被我施展法力的时候伤到了。”温迪把得意洋洋的切原小同学推到了旁边,独自一人站在门前,惨白的电灯明晃晃的照亮着他的周围。

温迪:(? ̄︶ ̄?)y

切原赤也:(星星眼)

天色渐暗了。

立海大网球部没有规定必须要是一年级新生负责收拾球场之类的,所以一直都是三个年级的非正选们轮流进行收拾工作,而今天恰好轮到了三年级的金田等人。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整个网球部只有温迪和切原赤也两个一年级在了。

一般情况下,找个时间段的网球部是不会有人经过的。

嗯,一般情况下。

接到了小学弟电话的柳莲二匆匆忙忙从家里赶到了学校,原本还有些心急小学弟会不会害怕什么的,但是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小学弟满嘴跑火车的话语又有些无奈。

柳莲二一边从外套里拿出球场钥匙,一边低头给部长大人回消息。

[幸村精市:那两个孩子没事吧?]

[柳莲二:应该没事,刚刚我还听到温迪在和赤也说一些什么鬼神之类的。]

回完消息的参谋先生收起手机,大步跑向活动室。

尽管手机里传来的来自小学弟们活泼的声音告诉他,他们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作为学长,总还是会忍不住有些担心。

金田秀一…是吧。

想到这个从小学弟们口中说出来的名字,柳莲二面上带上了一丝冷冽。

网球部绝对不会容忍这种渣滓的。

这边的参谋大人正在骑马(?)赶来的路上,被困住的风神和他的被忽悠人也没闲着。

独自一人站在门前的温迪听着手机里另一边的动静,心里估算了一下距离,在某位海带君终于忍不住要扑上来的时候,第十八次清了清嗓子,端起了架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