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滴答……”节拍器一般有规律的水滴声被逐渐苏醒的大脑所感知,模糊的光影印在视网膜上,晕眩伴随着骤然的跌落不断挑战着脆弱的脑神经。这种过于熟悉的场景反而使米言放松下来,有些干裂的唇不由自主地张合呢喃了句“米格”。

一双手从旁边伸过来覆在米言的额头上停留了几秒,“嗯,不发热了。”

大脑对于身体的控制权在恢复,米言花光了现在仅剩的所有力气去拉住了正要缩回去的那双手,“祁越……”

“认错人了吧。”那双手的主人并没有因此挣开,还是任凭米言勾着小指,“他是你家人?你朋友?记得通讯号码不?让他过来交个医药费。”

还不是很灵光的耳朵只捕捉到了最后一句话,于是本来用尽全力拉着的手也松来了,甚至还往外推了推。

床旁边站着的人觉得好笑般挑眉,“知道你醒了,想赖账吗?我身价可是很高的,这一套流程给你做下来还没算上后面的药费和复诊,开销可不便宜哦,赖账我就把你卖了。”

米言躺在床上装死。

“好吧,随你想躺多久。”那人耸耸肩,“反正我这机器按分钟计费,希望你能快点。”

“我好了。”米言一骨碌坐起来,只是手背上还扎着针头,没能做到第一时间跳下这张吞钱的床。

“真是遗憾。”那人嘴上这么说着,整个神情却是笑眯眯的,“现在可以把你的监护人叫来结账了吗?”

监护人是个什么东西?找到一个叫“监护”的人就能免医药费了吗?

于是米言真诚发问:“监护,在那里?我去给你抓。”

那人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米言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在胡搅蛮缠还是单纯脑子烧坏了。

“你……”

“嗡嗡嗡——”通讯器突然响起的声音将那人打断,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喂哥。”

他边接着通讯边慢慢远离了床边,有意地避开了这里的唯一一个人,“嫂子是吧?嗯对,好。”

米言目光随着他的远离而移动,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针头下床飞奔至窗前开——

没打开,窗锁住了。

就当他思索着要不要再费一个手打碎玻璃跳窗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打扰了小白哥。”

是韩拾。

米言依旧保持着蹲在窗台上的姿势不变,不可思议般扭头看向了大门处。

刚进门的人也发现了他——毕竟米言这副马上要跳楼的样子真的很难让人不一眼看到。

“小米!”韩拾惊喜地大喊,又再看清米言的姿势后瞬间面露惊恐,尾音都劈了叉。“小米你别糊涂啊!”

“什么!谁?”原本在一旁局促不安的陈云啸听到韩拾的这一声惊呼直接扭动着他灵活的大块头往里面看。

在看到床边那个熟悉的身影时,陈云啸差点猛男落泪,“终于……终于……我靠你别想不开啊!”

米言:“……”

在两人惊恐的目光下以及旁边穿着白大褂的那人核善的微笑中,米言长腿一跨从窗台上下来了,然后探着脑袋向门外看。

“你找队长吗?他和斯太去高塔盯监控去了——对啊快点小哥快点,给队长打通讯,说人已经找到了!”

陈云啸手忙脚乱地从兜里掏出通讯向那头的祁越解释现在的情况,没过多久就被对方挂断了。

“老祁说他马上到。”

兵荒马乱这么一遭,韩拾朝这间房间的主人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小白哥,他是我的队友,突然失踪没想到在你这里。”

“嗯。”林郁白依旧笑得如沐春风,“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拘束,进来坐吧。”

在等待主心骨到达的这段时间,陈云啸向米言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前几天老祁刚被北原那群人放回来,你徒手砸电子锁逃跑的事就传过来了。”陈云啸挑挑拣拣说了些,特地将祁越中途又因为这被叫回去审问的这件事省略了,“你没看到老祁这急的呦,天天逮着人问找到没?隔离什么时候结束?进展到哪一步了?”

米言低头拨弄手上的纱布,没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馋A的身子怎么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燃心

燃心

金刚圈
★★★本书简介★★★秦沂在学校外面一个郊外的废弃小楼里遇见了纪燃新,纪燃新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
其他连载1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