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姑娘,您真是糊涂啊,方才您对世子爷那般态度,若世子爷真的动了怒,回门那日姑娘可就为难了。”

不怪倚春有这样的担忧,实在是近来她愈发有些不懂自家姑娘了。

当然了,她也是心疼自家姑娘的,何尝不想让自家姑娘随性而为。可这诺大的信国公府,她就怕姑娘初来乍到,得罪了人。尤其是世子爷,这若世子爷真的厌弃了姑娘,姑娘只怕日后是步履维艰的。

顾潆哪里能不知道倚春的担心,可她就是觉着心口堵得慌。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迁怒到陈砚青身上。

哪个女人不想嫁一个好郎君。若陈砚青是如三老爷那般风、流性子,或者是那等喜怒无常,毫无品性之人,顾潆也就不纠结了。

可偏偏,陈砚青虽是性子清冷,对自己,却也未真的为难过自己的。

上一世,儿子养在窦氏身边后,顾潆除了晨昏定省并不敢太往窦氏屋里去,生怕惹了婆母的不喜。可陈砚青似是知道她的不安和忐忑一般,经常会寻了借口,带自己往婆母屋里去。每次过去,他都会让嬷嬷带了儿子过来。

可他既知道自己的痛苦,从始至终却从未说过让窦氏把儿子还给自己。

这样的忽远忽近,让顾潆愈发痛苦了。而到了后来,新帝登基,所有人都说他成了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有从龙之功,再无需顾忌和自己的婚事,便是休了自己,另娶别的贵女,皇上也会给这个恩旨的。

可陈砚青呢,他非但没有休妻,反而给自己请了诰命。

为什么,为什么他总是这样,让自己捉摸不透呢?若他不喜自己,又何须给自己这样的体面。可若他喜欢自己,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痛苦中挣扎呢?

回想着这些,顾潆再没有忍住,落下泪。

见自家姑娘哭了,倚春顿时也急了,她还以为自己方才那番话,吓到了姑娘,想了想,她忙宽慰自家姑娘道:“姑娘,都怪奴婢乱说话。世子爷回门之日怎么可能不陪着姑娘呢?您是世子爷的发妻,世子爷即便是对您生了恼意,也不可能不给您面子的。”

“就比如方才,三老爷那样口无遮拦,世子爷不也丝毫没有给三老爷留脸面。所以,姑娘就放宽心吧,等回门之后,您便小意温柔些,世子爷会知道您的好的。到时候,若世子爷能留宿下来,您若能得个哥儿……”

倚春的话还未说完,却见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便有婆子进来回禀道:“世子夫人,国公夫人那边来人了,送了两个丫鬟往您身边来侍奉,您可要见见。”

这个时候窦氏让人送了丫鬟过来,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可因着上一世也有过这样的事情,顾潆并未有任何的慌乱,只淡淡点头道:“既是国公夫人送来的人,那便让她们进来吧。”

倚春听着姑娘这话,有些不安的轻轻拽了拽姑娘的衣袖,“姑娘,您怎么能真的把这两丫鬟留下来呢?您如今都未和世子爷圆房,国公夫人这个时候指了丫鬟过来,不就是故意恶心您,想让您知难而退吗?”

倚春说着,心里不由感慨着,这国公夫人当真是厉害极了。她打发了丫鬟过来想要给姑娘一个下马威,却没有直接往世子爷房里塞人,而是打着这两个丫鬟是过来侍奉自家姑娘的名义。

她这么做,不就是故意拿捏自家姑娘吗?

这阖府上下谁不知道姑娘入府时只带了自己一个丫鬟,身边再无亲近之人。国公夫人却借着这个,让姑娘不得说一个不字。毕竟,国公夫人再有私心,只要她不承认,一口咬定是怜惜姑娘身边无可用之人,才有这般慈爱之心。姑娘若拒绝了,便是不识抬举。

很快,折秋和折冬就进来了。

只是两人的性子却是不一样的,虽同样梳着双丫髻,穿着府里丫鬟惯常穿的衣服,可一个低眉敛目,进屋后丝毫不敢乱瞄,而另一个就不一样了,似乎对她这个新入府的世子夫人很是好奇,偷偷朝顾潆看去。

上一世,顾潆见着这两丫鬟,心里其实是有些不愉快的。她一是不想节外生枝,毕竟她若是拒了这两个丫鬟,这事儿不定闹腾多大呢。二是,她确实也担心,陈砚青若是给这两个丫鬟开了脸,两人诞下子嗣,那自己岂不成了笑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