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牧师是小可怜》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

珀丽感觉自己仿佛坐在一辆过山车上。连绵起伏的坡道让她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珀丽颤颤巍巍睁开了眼,这才发觉自己正在高速前进。

“什么情况?”

烟灰在空气中弥漫,飘散着火星。尖锐的哀鸣声飘散在四周,宛如火山爆发后的恐怖场景。

“醒了?”

洛明轩的声音出现在耳畔,珀丽这才发现此刻自己竟然正在对方的怀抱里。

“这是……世界末日了吗。”

“远古变异种苏醒了。”洛明轩简短地概述着发生了什么,“这里所有的魔法石和通讯设备因为远古种的磁场全部失效,我们需要逃离这片区域等待救援。”

这和世界末日好像确实没什么区别。

珀丽只觉得头疼。

“需要我下来吗。我对你是累赘。”

“不需要。”洛明轩直接拒绝了珀丽,“你的重量不会影响到我的速度。”

好吧。

珀丽算是明白对方的实力,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谦让。

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远古种怎么会突然苏醒的?是因为我们那个山洞的坍塌吗。”

“不全是。”洛明轩摇了摇头,“它似乎是近十几年才苏醒的,之前的专家猜测它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远古种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珀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洛明轩的速度很快,他们几乎不一会儿就到了一个类似于森林外围的小镇。

一眼望去那里聚集着好多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拿着通讯石不知道在干什么。

想来,应该就是学院里其他的学生们了。

“洛哥!你在这里!”

杰斯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洛明轩。

没办法,大家现在都是自顾自的在那里探讨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洛明轩一个人这个时候竟然还抱了个小姑娘出现在人群里,真的是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这不,除了他,其他人的目光也朝着他看了过去。

“嗯。”看到是杰斯,洛明轩倒是没有格外的防备,他先慢悠悠把珀丽放下,这才继续和杰斯说话,“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杰斯也是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入学排位赛竟然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小时前雨林里所有的变异种都开始异动,就连沼泽地带的变异种都开始上岸了。那个时候就让人感觉不对……”

“说重点。”

杰斯作为情报收集能手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多,喜欢从出生开始讲情报。

“好的!”杰斯尴尬地拍了拍嘴,“我这嘴哦。简单来说,这次远古种的出没把整个雨林地带都波及了。从碎裂山洞为中心四周所有的雨林都受到了远古种的影响。按照灾难范围的推断,可能是火系和金属系的地下蛇类变异种。”

“火和金属系……”洛明轩沉思了片刻,“现在这个范围可以连接上信号了吗。”

“连接不上。学院里给大家发的通信设备抗信号干扰能力太差了。”杰斯摇了摇头,“只能祈祷洛基老头能够早点判断局势联系第一军团了。”

第一军团?

那不是厉昂公爵……

“墨非人呢?”

果然,不止是珀丽一个人想到了这一层,洛明轩下一句话也直接点了这个问题。

“那小子到了之后就一直在找谁。”杰斯转头望着乌泱泱的人群,看了半天才看到一个红色的头顶,“你看,应该在那里吧。不过你找他有什么用,他本来就和我们不对付,而且要联系他肯定早联系了……哎哟,还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

确实。

珀丽远远就看到了墨非那标志性的张扬红发,此刻那个红发越来越近,那张熟悉的脸在对上她目光的那一刹那,一下从焦急变成了欣喜。

“小兔子!可算是找到你了!”

珀丽就这么看着墨非离开自己越来越近,下一秒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怎么办,她突然觉得自己今天有那么一点点像个玩偶,是个人都要来抱她一下。

“你有出啥事吗。”

还不等珀丽开口,墨非自顾自的绕着珀丽走了一圈,愣是看了半天才松了一口气,“你要是出什么事,咱们那臭老爹巴不得削了我。”

等确认完珀丽的安全后,墨非这才看到隔壁还是面无表情的洛明轩,轻声嘟囔着:“这次倒算我欠你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一只小油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