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船上要有人压船才行。”胜金把亮晶晶的眼神递给他。

陈赢指着自己道:“我?”

“是啊,你熟悉水性,不仅能干,还有威望,你压船坐镇最合适。娘,你也坐船,享享清福。阿雪,你们这边也派人跟在船上。老弱妇孺都上船,水运省力、安全,剩下的人走陆路,一是骡子马匹不好上船,二是沿途有个照应。”

所有人都懂胜金没有出口的最重要原因,不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虽有种种牵制,但万一王家就是得了失心疯,非要拉一船人陪葬,他们必须保证足够的威慑。

“都听你安排。”杨晓雪代表杨家势力表态。

杨雄、杨虎对视一眼,杨虎开口道:“小人骑术比兄长略好一些,请命跟着旅帅走陆路。”

“小人定会护卫好老夫人。”杨雄也跟着表态。

“船上,听我母亲和阿雪吩咐,水战你们没有经验,最好不要打起来。我母亲能拉来这样一直船队,阿雪能在动乱之夜中保全大家,诸位也要相信她们的头脑。”胜金再一次敲打他们。现在很多人都是看不起女人,女人只是男人裤腰带上的财产。

杨雄、杨虎兄弟起身恭敬行礼,口称不敢。

“这些都是后话了,我们来说一说取货的事情吧。”胜金从怀中掏出一张叠成豆腐块的丝绢,展开放在桌上。嗯,有点儿小,寒酸了。

“这是……粮仓地图?”韩叔猛得凑到桌前,仔细观看。

大约是他语气里不可置信太明显,胜金也心虚地笑笑:“那啥,随便看看,随便看看。我知道消息才多久,这几天又忙,能画成这样已经很不错啦!”

胜金努力为自己挽尊,韩叔却像看傻子一样看他。

“咳咳,来,听我指挥。”胜金从舱壁上取下一根鸡毛掸子,自己握着毛刷,拿竿柄当教鞭。

“我们要取的这座粮仓是范家私库,守在这里的人都是范家的远亲族人。现在正当建功立业的时候,能打善战的几乎都奔着功劳去了。留守的包含杂役在内,只有二十人左右。去年冬天没下两场雪,开春更是一滴雨都没有,粮仓外的护城河全干了,我们直接过。”

“从西仓门入,贴墙走,沿途遇到巡逻的人直接射杀。这边,是看守之人休息的地方,门窄,只能容两个人并排进,我和老四带头,老三你居中策应。解决了看守之人,我带人巡逻,老三组织人手搬运,老四看好骡子、马匹。戌时三刻出发,不管能拿多少粮食,天亮之后,准时撤回。”

“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应下:“明白!”

“去选人,先休息,闭紧嘴巴,做好准备。”胜金最后叮嘱,让众人各自散去。他还不能休息,他要先问一问母亲。

古娘子换了一身利落男装,但皮肤太白净、身形太瘦弱,实在不像男子。

“辛苦娘了。”胜金倒了一杯白水递过去。

“机遇巧合,我也没想到王家人能这样果断。”乱起之后,胜金就救回来的人中有王家人与古娘子是旧识,不管王家当年如何显赫,作为旁支中的旁支,这支王家已经没落到与工匠、舞姬来往。古娘子受胜金所托,问王家借船,王家本有意投奔族人,苦于没有武力护持,双方一拍即合。

胜金挽起袖子,从小臂上卸下袖箭小弩递给古娘子:“娘带着防身。”

“你今晚还要出门,给我作甚。”古娘子连连推拒。

“娘,拿着吧,我再去找铁锤要就是。”

“我去找她拿也一样。”

胜金撒娇,“娘,你就别添乱啦!铁锤晚上要跟着我一起去,让她多睡会儿吧。”

古娘子柳眉一挑,“好啊,过河拆桥忒快!老娘屁股都没坐热呢!你就嫌弃起来。”

“不敢,不敢。”胜金拱手作揖,连连赔罪,才把这茬儿混过去。

送亲娘去休息了,胜金往甲板上去,一路都是向自己问好的人,胜金不断点头回礼,遇到一两个情况特殊的,还要停下来关照两句。别小瞧两句话的功夫,看那些人从例行问好到受宠若惊,再到两眼泪光的转变,人心就这样默默朝胜金的方向偏移。

看,旅帅记得我,他和我一样也是苦出身,他最为我们着想。

终于站在船头,胜金长出一口气,放任自己面无表情,好累。上辈子没出社会的时候,他很羡慕那些走路带风、随身携带笔记本、随时随地开启办公模式的精英,等自己当了社畜才发现,人生最美好的是清闲。

春风料峭,吹得衣袂飘飞,杨笑雪安静站过来,没有说话。

“什么事?”

“无事,借你身旁站一站,吹吹河风。”

胜金转头继续看河面,杨笑雪不愿打扰他,他却有话要说:“还记得去年,我们计划在节度使跟前露脸吗?”

“嗯。”

“当时我进帐拜见,节度使随手指了个丫鬟打杀,以此试探我的胆气。我虽自如应对,却过不了心里的坎,想办法给那个丫鬟找生机。后来我去探望托她,被打了十板子,躺在床上养伤。她很感谢我,谢我给她带的财物。她的小姐妹也谢我,说没有我仗义出手,她活不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为了娶老婆,我决定造反当皇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