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将蒙蒙亮,曾尧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薛衡住的地方走。他在城郊围了块地建了个小宅子,木牌上写着歪歪扭扭的“薛宅”二字,不知被哪个调皮小儿划掉,改成“鬼宅”。

距离正门还有几步的时候曾尧就抬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脚步,他左右看了看没察觉到什么异样,十分警惕地用刀鞘推开了大门。

薛衡是从来不锁门的,因为进他这座宅子的人很少能讨到好处。曾尧上回碰到个簸箕胳膊肿了半个月,这回他压根没打算进门,站在门边上清了清嗓子:“开始吧。”

于是一行人开始在薛宅门口敲锣打鼓,吓得宅里的一只公鸡没命地打鸣,薛衡没抗住,顶着一脸怨气冲出来:“姓曾的,老子跟你没完!”

曾尧看他一只裤脚还没套进去,皱眉催促道:“快跟我走,郡王身体不适。”

薛衡骂骂咧咧:“不舒服就去找太医!老子又不是你们王府的大夫。”

薛衡拍了拍屋里的一个木人:“十三,送客!”

木人扭了下脖子,就再没动静了,薛衡咕哝了两句“不应该啊”就去掰它的脖子看。

曾尧每次看到他屋里这些古怪东西就起一身的鸡皮疙瘩,怒瞪着薛衡:“赶紧跟我回王府,郡王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薛衡磨蹭了半天才站起来拍拍屁股,抓了把小米撒到吓蔫的公鸡跟前:“一天天的,赚点钱比吃屎还难。”

等到了郡王府,薛衡正赶上厨房的人送早饭,一列侍女拎着食盒鱼贯而入,他伸着脖子看:“饿死我了,早上吃什么?”

薛衡还没碰到盘子边就被曾尧薅到了谢恒殊跟前,谢恒殊披着件宽袖大襟的外袍坐在榻上,苍白修长的手指抵着胸口的位置,神色十分不耐:“心悸。”

薛衡依言给他把脉:“身体没什么问题。”

谢恒殊抬眼,眼尾挑出一个清冷的弧度,薛衡咳嗽了一声继续道:“那估计就是蛊虫的问题了。”

说罢,薛衡左右看了看:“那姑娘呢?”

谢恒殊没好气地道:“我怎么知道。”

吴福全赶紧回答道:“就住在西边的厢房里。”

谢恒殊眉毛一皱:“你让她住在这里?”

谢恒殊住的地方比之一般的宫殿也不差什么,地方大空屋子又多,吴福全就随便挑了间给那姑娘住下。谁知道谢恒殊这几日一次也没提起过她,这姑娘又整日待在屋子里不出门,两个人连面都没碰过一回。

吴福全有苦说不出,低声道:“奴才以为郡王要召见她,所以才让她住得近些。”

“什么?”

薛衡瞪着眼睛:“你,你们两个这些天一次面都没见过?”

谢恒殊声调冷漠:“你管的太宽了。”

薛衡直拍大腿:“你信不信见她一面你这心悸的毛病就好了?”

谢恒殊也隐约猜出是裙下臣的原因,想可到自己要向只指甲盖大的虫子低头便十分不乐:“这么多天,你就没查出别的法子吗?”

才三天而已!

薛衡敢怒不敢言,好声好气地跟他讲道理:“燕家人已经销声匿迹几十年,当年占了广阳一条街的宅院被烧得干干净净,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燕家家主写的那些书后来也被勒令销毁,这一时半会儿的,我哪里找的出解蛊的法子。”

六十年前,广阳燕家引蛊入医的名声传遍大江南北,后来又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那些曾经得过燕家救治的病人惨遭蛊虫折磨致死,朝廷为了杜绝有人重蹈覆辙,颁布法令严禁以蛊乱医。自那以后燕氏门人便销声匿迹,直到七年前,有人自称是燕家传人,在囚云谷中自立门派,扬言要重建燕氏。得知消息后,朝廷也派人前往囚云谷查探过,却是一无所获。

眼见着谢恒殊的脸色越来越差,薛衡往旁边挪了挪,小声道:“情蛊已经是百蛊中最温和的蛊了,又不会叫你肠穿肚烂一命呜呼。”

雄虫依附于雌虫,随生随灭,毒发之时牵情动绪,五脏内腑任其搅弄,是为裙下臣。有情人相伴便能安然无恙,然而久居高位者往往难以忍受身家性命都交付与人的感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成为王府宠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