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春莺》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

难道是芸娘拿错了卷宗?不可能,那卷宗上,分明写着裴少暄的名字。即便裴少暄同郁鹤庭的喜好相似,却也不能都一样。况且他们两个人,分明就是水火不容。

“妙夫人?”茵绿见妙仪出神,出声唤道。

“哦,在府里的时候听婆子提起过。”妙仪敷衍地应声道。

话音才落,门外便进来两个丫头,看着眼熟,像是伺候郁鹤庭的。

“妙夫人,老夫人让你过去。”其中一个丫头开口道,妙仪察觉到了她的不善。

“好。”妙仪应声,心里却有些忐忑,云梅不喜欢她,这会儿叫了她去不知要做什么。

到了云梅的院子,云梅的院子同郁鹤庭的镜园不同,院子里成片的绿植,绿意盎然。鼻尖满是绿植花木清新的香气,让她原本紧张忐忑的心倒是放松不少。

院子里的丫头领着她往里走,云梅就在葡萄藤架下坐着。一同坐着的,还有那个月姬夫人。她正在沏茶,眉目敛着。她的长相是明艳张扬的,可偏生在饭桌上话是最少的。妙仪总就在前厅用过两次早膳,她都没什么话,安安静静地坐着。

“妙仪见过老夫人、月姬夫人。”妙仪走到藤架下,同二位请安。

云梅未让她起身,拿起茶盏慢悠悠喝了一口,悠悠开口:“从前可读过书会写字吗?”

“从前上过私塾,会写一些。”妙仪不知云梅是何意思,小心翼翼地应声道。

“青云。”云梅偏头唤了一声。

有一个嬷嬷应声退下,再过来时,手上端着一叠东西。东西放到石桌上,笔墨纸砚,旁边还有一本《金刚经》。

“过几日要出门礼佛,还差几卷,你来抄吧。”云梅开口,语气是不容置喙的。

妙仪躬身应道:“是。”

将纸铺陈开来,妙仪慢慢地抄着。已是夏深,旁边放着冰釜也不顶用,没过一会儿便觉得闷热得厉害。但云梅不让她停笔,她也不好开口。

日头渐盛,妙仪觉得背后湿汗愈发多且黏腻。口也干得厉害,但云梅没有让她停的意思。

“老夫人,这会儿暑气盛,不如入夜凉快些再抄吧。想着侯爷同世子殿下进宫这会儿应当也要回来了。”李淡月将凉茶递过去给云梅开口道。

云梅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妙仪,接过凉茶抿了一口,才出声应道:“也好。”

妙仪松了一口气,将笔放下,小心活动着手指。

云梅站起身,还煞有介事地走到妙仪的身边看了一眼她的字。

“凭你这样的出身,这字,写得倒也算不错。”

“谢老夫人。”妙仪站起身行礼。

“拿回去抄吧,三日后礼佛前带上便是。”

妙仪有些迟疑地看向云梅,三日后,得日夜抄才能抄得完吧。

离毒发的日子也只剩三日了,若是这两日不能出府,三日后礼佛时毒发就完了。

“怎么,不愿意?”云梅见妙仪迟疑,反问道,已然是冷了脸色。

“妾身不敢。”妙仪垂首。

安远侯府里早膳在正厅用,午膳同晚膳便只要在自己院子用就行了。回到镜园时,郁鹤庭已经在了。桌上放了两碗梅子汤,里头还搁了几块冰。

他身上穿着官服,乌纱帽已经脱了随意地放在桌上,深绿色的官服愈衬得他肤白如玉。少见他穿得这样正经,看着比平时多了几分稳重。

“殿下。”妙仪进门唤了一声。郁鹤庭抬眼一瞥,轻淡道,“坐吧。”

妙仪坐到郁鹤庭的对面,云梅的佛经可以缓缓,三日期限紧赶慢赶也是能抄完的。可落回的解药缓不得。

郁鹤庭端着梅子汤喝,一小碗很快就见底了,只留了几块冰在白瓷碗里头,放下时碰到杯壁发出叮当的响声。

“殿下,晚些时候我想出府一趟行吗?”

方才的暑气还未褪去,妙仪此时额角还有薄汗,脸也有些红红的,看着格外生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晚山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梦境指南

梦境指南

昆吾奇
一次偶然的熵减,星云中诞生了一个玻尔兹曼大脑。它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古老的树根般的触手,穿过黑洞和时间的迷雾,爬满了整个银河系的过去和未来,其中的一只就伸进了你的大脑……当然,这不是触手怪的故事,这是关于梦和精神起源的故事,而一切都要从那个掌控了梦境的人说起……——PS:书友群756480385
其他全本26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程嘉喜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略愁!
其他连载1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