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硝烟滚滚的中心市区,荒无人烟的郊外显得安详的多。“谢温烬”在等一个人,他仍是坐在树梢上,仰望明镜般的月亮。仿佛能从那明镜中,看见自己现在可怕的容颜。

树上的蛛网被他不耐烦地伸手拂去,一只蜘蛛顺势落在他指尖,很快就被滚烫的温度灼烧殆尽,连灰都不剩。不知过了多久,谢温烬已经很少能感觉到时间的流动了。有些时候一眨眼就是白天,有些时候又是死寂的永昼。

不过他的感官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灵敏。所以那人脚步轻如踏在雪地,他都能够听得清晰无比。

“扶光”捂着口鼻,不断有鲜血从指缝里流出来。他知道她会来,所以他便一直等在这儿。

“看起来这次是真的要永别了。”这样悲伤的话从“谢温烬”口中说出来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丝戏谑,“扶光”踉跄地走上前,后背有了依靠以后,她才敢放任自己软了双腿滑下来。她颓然地坐在地上,血珠不断地滴落在草上。

“谢温烬”的眼睛始终望向远方,他低声呢喃道:“任何事情都会有代价,恭喜你,终于要魂飞魄散了。原本以你实力还能撑一个星期,对吧?我猜一猜,你是和谁交了手导致最后的一丝元力也流失了?”

“.....闭嘴。”

“扶光”和“谢温烬”都能感觉到生命的流逝力,失明以后的永昼也比不上现在该死的寂静。她很想说些什么,控诉也好,道歉也好。但是最后一滴血流干后,她仰靠着树,最后一次望向人间的月亮。

“谢温烬”已经忘了上次见扶光是什么时候了,在刑场之后,似乎就没有再见过面。从那以后,“扶光”穿梭于不同的世界,而他专心于屠戮。

她的头发似乎又短了一些。

直到再也感受不到生命的跳动,这座森林又一次恢复了死寂。

良久,“谢温烬”从树上跃下。身体僵直的“扶光”被他抱了起来,清辉的银光像一张薄纱,盖住了这座森林。被镀上银边的树梢像扭动身姿的舞娘,他想,属于他的永昼已经到来了。

停留在不属于他们的地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时空禁术嘛.....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用,毕竟是禁术。但是随着世界线的不断交错,他笃定,就算是傻子,身边的人不断地穿梭时空,照葫芦画瓢也能学会。

但回到原来的世界也已经索然无趣,“谢温烬”怀中的人温度逐渐流失,看起来不像是死去,更像是入睡。

“呵.....”他克制不住地笑出声,这场博弈是他赢了,但是心却被掏了一个大洞,所有的情感被蒸发。

垂眸瞧见她脖颈上的贝壳项链,月光不由分说地闯进“谢温烬”眼眶。

太刺眼了。

让人泪流不止。

只差最后一个切茜娅·朗福德,所有扰乱世界线的人就都死去了。那样的话,说不定世界会慢慢地修复,最后重新回到原本的轨道。

砰——

枪声惊起了树上的柔鸟,应诀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举着枪的谢温烬。半晌,他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撞在墙上:“你疯了吗?!那是个孩子啊!”

谢温烬拂开应诀的手,“他拿了枪,我不开,你刚刚就已经被射成筛子了。”

这样牵强的理由应诀根本无法接受,谢温烬对于他的反应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流露,仿佛是意料之中。两年的时间他的个子就像打了激素般窜的很高。不少有异能的赫鲁人已经开始清剿异种,以及那些没有脑子只知道乱啃的丧尸。

眼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一旦a区恢复了秩序,那么针对于扶光的追捕就会开始。在扶光昏迷时,谢温烬读取了她的记忆。抹除记忆对于低等异能者和普通人可以做到一绝永患,但是对于强者而言,只能在短期起作用。一旦大脑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记忆百分百会复苏。

谢温烬不是傻子,在对待感情方面,他要比扶光敏感的多。卡尔·赫斯和扶光之间微妙的关系会对他有很大的威胁,如果扶光恢复了记忆,或者在之后她可能.....

不.....

谢温烬漆眸微垂,她肯定会站在自己对立面的。一旦与扶光分道扬镳,卡尔赫斯若是与她联合在一起.....各式各样的想法充斥在谢温烬的脑海。他捏紧拳头,泛白的指节在松拳的那一刻又被血色填满。

或许平定了这件事以后,对立会有所改变,扶光也可能不会恢复记忆,他也就无需与她彻底对立。

“应诀,我相信这场风波平定以后会有一个新的开始。这样也不枉我们流的血,真是可悲啊,我们还要自导自演一出血腥喜剧,才能拨一拨迷雾。”

应诀总被大家调侃为面瘫,可这样的局势,饶是他,也流露出一丝不忍。他略过谢温烬身侧,掌心覆在那男孩的眼睛上为他合了眼。他的声音低沉:“有时候我真的会忘了你才十五岁,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都小。”

谢温烬牵强地扯出一个笑容,“是不是很后悔当初在学校选择了救我而不是冷眼旁观看我被他们推下楼。”

谢温烬的话实在是太刺耳,就像炮弹轰碎了心墙,让心脏深处兵荒马乱,疼痛的犹如今夜的月亮,叫人哀伤。

应诀是会后悔的人吗?他或许的确是,后悔没有杀掉雷曼,没有灭掉雷家。又后悔没有杀掉扶光,后悔救了谢温烬,后悔相信罗霄。因为他们,他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无懈可击。一个没有软肋又不怕死的人才最可怕,仔细想来,他也刚不过十八岁。

“做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余地,既然已经做了,我也不会回头。只是你要想的周全一些,如果到时候他们不买账,我们的流血牺牲就都白费了。到那时候你会怎么办呢?”

谢温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换句话来说,他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不止是他的妥协,也是所有赫鲁人的妥协。他们心甘情愿流血牺牲,不求英雄名号,只是希望换取一些认可和理解,只是想改善来日终将被屠戮的结局。

可如果真的像应诀说的那样呢?人心再怎么样,都不会这样冷吧,哪怕是石头,用血和身体都能捂热吧。

倘若真如他所说。

“如果这样都无法改变的话,那我就把他们,全部杀掉。碾碎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彻底灰飞烟灭,只剩下我们。”

火元素之所以为人忌惮是因为火系元素不仅是因为他几乎克制所有的元素,而且在于火系异能毁灭性的破坏力。所以坤灵星的人们害怕异种拥有火元素,也害怕赫鲁人拥有火元素。而且其他的元素或多或少可以重复,唯独火元素是不可重复仅有一人能拥有的。直到今日,都无人知道第一只拥有火元素的异种究竟是如何得到的。

尽管嘴上说着水系元素克制火系元素,但将近百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够将本质为疗愈的水元素逆转,水元素也是所有人最为看不起的。直到如今唯一一个拥有强攻的水系异能者便是扶光,但逆转了本质,终究有一天会遭到反噬。

应诀掰开那孩子的手将枪拿出来,扣动扳机时枪的重量让他眉头一皱。他对准墙扣动扳机却是空枪没有子弹。

谢温烬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没有子弹是万幸,如果有子弹呢?”

话糙理不糙。

应诀:“那扶光呢,如果失败了,她绝对会是第一个与你划清界限的人。别看她平日里总说着想要毁灭世界,如果你有屠杀的想法,她估计是第一个赞成讨伐你的人。”

“那样的话,就也杀了她。不过,还没有尘埃落定,谁说我一定就会一条路走到黑呢?”

噔——

瓶子被碰倒的声音格外清脆,那扇不堪一击的木门被用力踹开,木门连反弹的机会都没有,便出现了裂痕彻底报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末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