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噗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凯莉·伊万斯还没有傲慢到会认为这一切都是芬尼亚的女王为了自己而设计的,或者说,她努力不去思考这种令人胆战心惊的恐怖可能。

但这种轻描淡写之间就将自己推入棋局之中,且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里,让所有人都毫无自觉地顺着若有若无的引导往前走……

我真的……还能再做些什么吗?

凯莉一步一步走回了自己临时的住处,而当她看见本该漆黑冰冷的空屋里透出温暖细弱的烛光,女人的神色有片刻的僵滞,正当她开始怀疑是不是某位过于高贵又仿佛已经无所不能的客人出现在此时,阿瑞瓦的高大身影自窗边一闪而逝。

凯莉愣了一会,却还是松了口气。

*

屋内点燃了烛火,族中人数众多,莉莉丝合并了诸多小型部落,但只有阿瑞瓦与她们的关系算得上一句最好。

女人推门而入,看见中年人坐在炉火旁边摆弄着几根柴火,他的长弓放在一边,强悍依旧的身体已经许久不增新伤,手臂上的几道旧疤痕也开始有些淡化消失的迹象,对此凯莉并不意外,他们已经在辉城住了一段日子,无论是普通的族人还是敏锐迅捷的猎手,身体上的变化都是肉眼可见的。

比草药和女巫的庇护更有效果的是长久安稳的睡眠和充足的粮食,因为芬尼亚的饮食结构不同,这里的肉和蔬果比南方便宜太多,一个足够勤快的成年人赚来的钱已经可以轻松填饱三四个人的肚子。

凯莉·伊万斯认为这是好事情,想来小首领也会觉得这是好事情,但阿瑞瓦神色淡淡,男人就着炉火削着几枚硬木,将它们砍成女人手掌也可轻松掌握的小巧木刺,这才终于抽空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的凯莉。

“你和你妹妹最近往城里跑的频率太多了。”阿瑞瓦用他一贯冷淡的语气提醒着,而凯莉语气平静,她伸手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木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所有人都是这样的。”

“所有人都行,但是你们不行,我也不行,而且你们的速度太快,超出了许多人的忍耐极限。”阿瑞瓦再次低下头,又拿了根新木头开始削:“有些猎手闲不下来,也不愿意就这么找个地方安稳过着,他们还是喜欢四处游猎的日子,这些人一直都是我带着,我晓得那群年轻崽子平日里在想什么。”

先前部落愿意听她的话,一方面是女巫的确足够靠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阿瑞瓦作为部落里实力最强的勇士,也是最早一批愿意配合莉莉丝的人,如今他们带着这些部落民开始尝试融入芬尼亚人之中,有人觉得这样也不错,但也有不少人过了一段清净日子之后,觉得还是原本的游猎生活比较舒服。

莉莉丝还不至于会觉得所有人都必须要听她的话才行,她当初就是因为不想接受圣教庭的指控从南方跑到这里,如今也没有理由单纯因为她自己觉得这样更好,就强制要求所有人都和她做出同样的选择。

“小女巫已经算是做的很不错了,可她再怎么说是个南方逃过来的贵族小姐,不会有人愿意一直信她。”

“你说我们往城里跑的次数太多了……”凯莉眨眨眼,忽然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是说有人怀疑莉莉丝,怀疑我们和你们最初合作的目的,觉得我们就是想要拿你们当跳板,然后趁机讨好芬尼亚?”

她感觉不可思议:“我们可是提尔人啊?脸上还有赎罪印呢!”

“那不重要,”阿瑞瓦说,“在许多年轻人眼里,你们提尔人和这里的芬尼亚人,本质上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女人皱起眉头,但并没有开口反驳。

“我还能管一阵子,但估计也不会太久,先前和小女巫之间的往来太多了,把那群小子压得太过也会起疑心。”阿瑞瓦轻描淡写地说着,单从他的表情好语气里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凯莉看着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又抽空提醒道:“记得把那些提前用毒水泡上,你拉不开弓也握不住刀,用这个试试吧。”

凯莉的脸上露出警惕的表情:“他们会做到这个地步?杀人灭口?”

“我们没有律法,也没有你们那么多的花俏心思,有的只是约定俗成的老规矩,”阿瑞瓦言简意赅的回答,“讨厌的东西,需要的猎物,背叛的族人……只要能用弓和刀对话的对象,就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必要。”

阿瑞瓦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凯莉仰起头,看着这位高大的中年首领背对着炉火,面容轮廓影影绰绰,忍不住轻声问道:“那你也会怀疑我和莉莉丝吗,阿瑞瓦?”

对方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不会,”他说。“你们是提尔人,我知道,她是个想要依靠芬尼亚的女巫,我也知道,这都是我们早就约定好的事情,你们的身份和心思与我最初决定签订的契约无关,我只知道小女巫的确让我的族人过得更好,她没有撒谎,这就够了。”

“别担心,女巫已经完成了约定,接下来要如何维护好这道契约,让它继续存在下去,那就是我的事情。”

首领在对方不安的注视中走出门去,此时夜色已经很晚,路上行人寥寥,大多数的人家家中也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阿瑞瓦正准备出城一趟先回去看看,脚下却蓦地一顿,若有所觉地看向了身后的方向。

然而人类目光所见,空无一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