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恕是景帝的儿子,而风逐正是当今风统领的儿子。

当年景帝还是宁王之时,风统领便是他的近身护卫,自幼伴景帝一起长大。而之后,他的儿子亦是陪伴着萧恕,一路至今。

自幼相识的情义,对萧恕的心思,风逐还是能猜得到几分的。

风逐笑得意味深长,道:“沈姑娘在厨下忙活,刚刚才回去休息。”

“谁问你这个了。”萧恕复把书卷打开,又随手翻了几页。

风逐看着那本倒了个头的书,努力憋着笑。“那殿下既然不想知道,属下也就不多嘴了。”他又行了个礼。“那殿下今日还要在属下的帐篷里休息吗?”

萧恕投以他一个‘不然呢’的表情,风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可沈姑娘又不住您的帐篷了,您何苦跟属下挤在一处呢?”

俩大老爷儿们挤一张床,这可真不是啥好画面。

“什么意思?”他刚刚不是还说,她已经回去休息了么?

风逐眼见萧恕的神色带了几分急躁,忙解释道:“您白日里头不是让沈姑娘出去吗?那殿下的金口已开,沈姑娘自然也不好再回帐篷里头休息嘛。”

“属下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她的马车里头有亮光,好像准备歇在马车里头了。”

真是个倔脾气。

萧恕心中暗暗叹了一句,随后甩了书卷了帘子出去。风逐接起那本闲书看了看,摇着头自言自语。“殿下啊殿下,喜欢人家姑娘你就直说嘛,这么别别扭扭当心被别人抢了先。”

夜未央,朗月皦皦悬于夜幕之中,夜风饶不止,摇曳着树枝扯出连绵的暗影。

萧恕站在不远处,马车里头映出沈清晏的人影,她坐在里头,手中翻着书页显然还未打算休息。他走了几步,忽又发觉马车旁的树上有个人影,当下便止了步子。

在树上的人正是十一。

萧恕心中忖了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他走回自己的帐篷合衣躺到榻上,鼻息间隐隐嗅到了一股子梨花的味道,像极了她身上的味道。

他睁开眼睛,只觉心中更加烦躁。

风扬起帘子,几许夜风窜进帐篷里吹得烛火摇了摇,若得帐篷内明暗变化几许。

萧恕没了睡意索性也不睡了,自顾端坐到矮桌旁,拿起公务文书开始继续处理。

夜幕消散,晨光渐起,林间鸟语婉转传来,帐内的蜡烛燃了大半,蜡油滴落结成一个长条。

他端起摆着的凉水喝了一口,正谷欠起身洗梳就听得外间风逐来报营中有刺客。不多时,十一便抱着失去知觉的沈清晏入了帐篷。

萧恕未及多想,令人让白鹭过来亲自照看,待知晓她并无大碍之后方同风逐一道去事发之地查看。

“殿下,沈姑娘就是在此处遇袭的。”风逐指了指一处地方,“据沈姑娘的护卫说,他以石子为暗器打伤了那名刺客,属下已经命人搜查了。”

萧恕看着那处地方,离马车并不远。昨夜有十一守夜,以他的身手寻常刺客想要近沈清晏周身三尺都是很难的一桩事,可为何就会在这几步之遥处遇了袭?

他抬头看向原本停放马车之处,见那车驾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黑炭。

风逐注意到他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据沈姑娘的护卫说,待他将刺客击伤之后,这马车不知怎么就烧了起来。”

萧恕神情严肃,又道:“刺客拿住了吗?”

“拿是拿住了。”风逐的声音里透着为难,“就是找着的时候,人已经死了。”

萧恕只觉得心中一阵烦闷,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开口让风逐将他引着去看那具尸体。尸体躺在一处树下,脖颈有伤,神色平淡似是自行引颈就戮一般。

风逐从一旁守卫的人手中接过了纸张一角,递给萧恕道:“这是在刺客身边发现的。”

萧恕接过来,指腹间稍稍摩擦了下纸张,不禁道:“又算计我。”说罢,拂袖离去。

风逐不明白自家这位殿下从何时开始就这么沉不住气了,从前他即便心里再不舒服,要发火也都是关上门了再甩脸子。

可今日这一出,他有些闹不明白了。

萧恕甩了脸子走在前头,风逐便也一道跟了进去,这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帐篷正赶上沈清晏方方醒转,白鹭正端着盏汤药准备伺候她喝。

沈清晏见萧恕冷着脸进来,想着他多半已经猜到这一出是自己施的苦肉计,当下便决定一路装死了。所以,她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药盏子,当即便对萧恕行跪拜大礼。

他看着她,她依旧是那一张看不出神色的表情,就好像是戴了一张假面具在脸上一样。萧恕很生气,没头没脑地生着气。

萧恕冷着脸半天没喊起身,风逐见着屋里头跪着的一众人,稍稍咳了一声。

“起来吧。”萧恕自顾走到一旁坐下,风逐退了几步,边退边冲着白鹭与十一使眼色。他们二人看向沈清晏,见她亦点了点头,这才一道跟着风逐退了出去。

待屋里头只余了她与萧恕之后,沈清晏便又行到了萧恕面前,重新跪下,等候萧恕开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表妹门前是非多》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