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离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夏玉雯是在早餐的时间以后,发来了消息,说是盛楚和叶文君之间的气氛特别的怪异。

叶文君大约是因为昨天在家里,感觉到不干净的东西,对盛楚产生了抵触,所以今天整个气氛都带着点硝烟气。

“不用管他们,你保护好自己。”我是在提醒夏玉雯,不要因为盛楚平时表现得很温和,就放弃对她的警惕。

盛楚的出现分明就是有她的原因,我们不能不提防,但是想捅破又没有证据。

夏玉雯犹豫的说,“我刚才胃不舒服,盛楚帮我熬了粥。”

她的话令我哑口无言,我怎么不觉得她是这么容易被左右的人。

“你!”我恨不得把话说得再清楚一点儿,希望夏玉雯不要忘记她的预知梦,我的话到唇边,硬生生的收回去。

这对于夏玉雯来说,是一种残忍的说法,我并不希望一再的挑起夏玉雯的脆弱记忆。

“行吧,有事找文君。”我只能说,“她的心里有数。”

原来在我们当中,心里最有数的人是叶文君。

我总以为叶文君是第一个被盛楚软化,与盛楚成为朋友的人。

我这一次先挑的墓地,并不是小吴安葬的地方,而是另一个更远的地方。

狡兔三窟,我这一次也要这么设计。

为了避免林玄礼找到夏家人的墓地,我要多做一些障眼法。

我在临走的时候已经和夏玉雯商量过,夏玉雯也已经同意了,惟一令我感觉到头疼的是,我要怎么确定林玄礼盯着我呢?

我到达了目的地,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看着各种各样的墓地时,听着相关的介绍,也将价格记录下来。

整个墓地的气氛十分萧穆,除了来去的工作人员以及极少的祭拜的人,再没有更多的人。

我保持着沉默,拍下几张风景照片,准备回去由夏玉雯来挑。

与我一同离开的应该是一家人,他们七个人,其中年纪最小的少年,正窝在长辈的怀里哭得小声。

我看到这一幕时,心里也跟着酸酸涩涩,有着说不出来的难过。

“走吧,走吧!”长辈们在劝着少年,一起离开的。

我的心情一直是低落,直到驶出墓园,眼前的景象令我不得不打起精神。

我已经在原地打了好久的圈,这应该是鬼打墙了吧?在墓园之外遇到这么诡异的场景,应该算是正常的。

惟一令我不安的是,我对此毫无察觉,仿若是突然间就陷入到鬼打墙中,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前面的路笔直向前,而墓园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已经看见我好几次的保安,露出怪异又惊恐的表情,像是见了鬼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不好意思!”我不得不停下车,摇下车窗,探头问保安,“请问,现在几点了。”

保安结结巴巴的说,“快,快中午了吧。”

我指着天空,“这天都快黑了。”

虽然不至于转到一天的时间,但是这天黑得实在是怪异。

保安也看向天空,“这是要下雨了,你快点走吧。”

我收回原本放在他脸上的视线,“这天色不太正常,你也快点躲躲雨吧。”

保安还特意感谢了我两声,特意再向前指了路,“今天还有人预约呢,我再等一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诡秘医生

诡秘医生

敲门我都应
“陈医生,我好像是得了精神分裂,要不就是闹鬼了。”“每天洗头的时候,我都感觉有人在旁边看着我。”陈楼看了眼骑在病人脖子上的那道诡异的人影,然后对患者温柔的安慰道:“要相信科学,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吃药,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其他连载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横刀十六国

横刀十六国

苍穹之鱼
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北国沉沦,尔曹夷狄禽兽之类尤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也!
其他连载1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