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橙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等到秦惊芙灵魂散尽。

虚空中落下半圆形的手摇铃,金银色交杂的铃铛在温酒手中发出清越的响声,古老铭文刻在握柄上。

“我使命已了,小阿酒,这个摄魂铃就留给你了。再次见到青沅后,替我告诉她一句,波涛惊涌的一生有她相伴,是我之幸。”

温酒抬头,白不见顶的虚空已经布满了紫色的微光。

她不知道这位尽心竭力的前辈还有没有来世。

她合掌而坐,最终呢喃出南无妙法佛经为其开路。

上天啊,若是你能够听得到。

下一世,请让她远离战争和灾难,做一个简简单单每天活在幸福内的小姑娘。

暖暖的光消散。

温酒睁眼挥手破掉梦境,房间的天花板依旧是熟悉的蓝白色。

她动了动手腕,耳边响起清越的铃铛声。

转头往下一看。

古老的手摇铃在她掌心轻轻转动,像是有灵智一般。

温酒安抚了它兴奋的情绪,还没有完全回归现实,身体已经被掌心中的蛮力拉下床。

“你干什么去!”

然而一个铃铛就算有灵智也不可能回答她。

光着脚跟它来到客厅,温酒整个人栽倒在沙发上,而掌心中的铃铛已经飞出去,一头扎进桌上开了封的薯片袋子里。

“咔吧咔吧”的声音不绝。

温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动自己有些微痛的手腕。

“好,又多了一个吃货。”她话刚说出口,手侧内的红玫瑰就出来抗议。

化成小小的花停在温酒面前,中心的花瓣鼓起来像个河豚似的。

温酒看着好笑,却是憋住笑意哼声道:“怎么,说你是吃货还不福气?上次生日宴是谁吃了全宴会大大小小的蛋糕,连个渣渣都没有留下。”

“酒美人!”红玫瑰晃动着面上的几片花瓣,“那你怎么能把人家跟一个铃铛比,白冰渣有千年修为也就算了···”

玫瑰花瓣下面虚影的绿叶指向桌子里闷头吃的摄魂铃咬牙道:“它一个铜铃铛怎么能跟我争宠呢!”

温酒平时没事的时候,经常把它们放出来玩。

除了自己灵识内天道排斥的白珩,小白和红玫瑰乃至现在经常黏着江随安的朱雀,都没少出现在她身边人眼中。

她道:“摄魂铃的年岁也比你大,又有灵智,为什么不能和你一起玩?”

升起逗逗红玫瑰的心思,她更是伸手把整包薯片抱在怀里。

若有若无抚摸着摄魂铃。

红玫瑰所有的花蕊都弯成挂钩了,“酒美人!你这样可是会失去我这么机灵可爱的自带香水的!”

温酒:“???”

香水。

她看了眼搔首弄姿的红玫瑰,发出愉悦的大笑。

“你这是要笑倒我的节奏啊。”温酒把吃欢的摄魂铃放在一边,抱起红玫瑰捏着它两边脸笑道:“真想瞧瞧以前养你的主人,她一定非常有意思。”

红玫瑰哼哼了几声,在听到温酒后一句话有些心虚捂住花蕊。

它哪有什么把它从小养到大的主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无限流大佬的身份被曝光了!

我无限流大佬的身份被曝光了!

我和读者比命长
上野真曾经是个炫酷的无限流大佬,不过他退休了。他选了个小世界,过上了有事业有老婆的幸福的普通人生活。直到有一天,大家的脑袋上面忽然出现了一个排行榜。随机给大家介绍一些,世界卧底排行榜第八名啊,最神奇的......
其他连载8万字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龙族之武圣路明非

夏天单车和猫
穿越到高武世界的路明非,被人看成习武奇才,修成了天下第一后回到龙族世界。他已经不是那个衰仔,曾为天下第一,被武林中人尊称为阎罗的路明非,哪怕没有龙血,也紧握了至强至暴的权与力。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和欲望,都只是小丑罢了。“楚师兄,要向奥丁挥刀么,跟我习武吧。”“凯撒,要反抗家族么,跟我习武吧。”“绘梨衣,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哪里,天空树么,我们一起开家小店怎么样,别怕,绘梨衣才不会死,有我
其他连载327万字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印象底色:许亦斌文艺活动笔记

许亦斌
故事片段节选记忆。琐碎的事情中提炼至少是自己需要的,在这里记录下了自己的写作履痕印记……从萌芽到成长,也许我们还没有机会收获结果。过程却给予了我们丰富的知识,这是体验也是成长。
其他连载45万字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快穿之炮灰爱看戏

慵懒的羊
(无固定cp+快穿)沐曦意外身亡与心愿系统222绑定,从此以后到各个位面就多了个吃瓜看戏的小妖精,心情不好还会拆个cp虐个渣。沐曦本想着做个小透明,在角落悄悄地看戏,奈何瓜总吃到自己身上,非要逼着进行炮灰逆袭。【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代入模仿!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不喜勿喷!作者新手,文笔不好勿喷!】(新手作者,没有明确的大纲,有可能脑子一抽,剧情都跑偏了。哈哈哈!喜欢看的就看,不喜欢的就当娱乐,求
其他全本13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