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追读小说网】地址:zhuiduxs.com

白绫借着力道穿过房梁,一只裹着白布的手将其牢牢握住并用力往下压了压,确保房梁足够牢固后,那双纤细的手将三尺长的白绫系上一个死结。

做完这一切的沈月辞长吸一口气,眼下也只有这一个法子,她不能眼看着江沐风纳时微为妾,如今也只能想法子解决流言并且延后江沐风的婚事。

白绫随着风轻微摇摆,绳结随之在空中摇摆着,不知是转到第几圈后这才又被牢牢握住。

沈月辞深吸一口气,总算是下定决心将头缓缓套进绳结中,她紧紧攥住白绫,试图借助手臂的力量让白绫离脖子远点。

她稍稍踮起脚尖想模仿着悬空时的样子却不想这一下失了重心,整个身子径直往前倒去,身体的重量瞬间全部压在那白绫上,椅子触地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响声。

顷刻间眼前发黑,呼吸不畅,她拼命握住白绫不断挣扎,但眼前却好像是被纱布遮住一般无法看清,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也飘荡在半空中,下一瞬空气不断灌入喉咙中,这突然的变故让沈月辞止不住地咳嗽。

察觉到后背有节奏的轻拍,她这才发现沈清衔不知何时在自己身旁,她张了张嘴但喉咙的剧痛制止她所有的声音。

待一杯茶水下肚,她的声音才恢复了些只是依旧有些沙哑:“还好你碰巧过来。”

“你就这么在意江沐风?”

“什么东西,你别瞎想,我这是为了时微。”沈月辞赶在他胡思乱想之前,赶忙解释道:“我不能让时微真的成了江沐风的侧妃,否则以她的性子只怕是要出事的。”

“郡主,奴婢方才去库房见着这……”杜若手中拿着一条皮质的领子走进屋内,没想到看见沈月辞跌坐在地上,脖子上还有红痕,吓得杜若赶忙跑到她身旁:“郡主怎么伤着了,奴婢去请郎中来!”

“不必,你去外头守好若是过来立刻通报,我有话同清衔说。”待杜若离开,沈月辞才开口道:“可是陈信楠的事情有了新消息?”

那日过后沈月辞想了想还是决定陈信楠的事情单拎出来同沈清衔一块分析,毕竟那时乍一听江沐风的话没有问题可仔细一想又有点不对劲。

从时微那了解到陈信楠曾拜托江沐风寻找过他的父母,可是江沐风为何没有去太医院调查过档案,总不能是太医院的人刻意隐瞒一个商人的父母的死因。

而且那夜陈信楠知晓消息时的神情明显是觉得他的父母还在世上,如此种种更显得这整件事情很是奇怪。

“嗯,我又派人重新查了一遍,我们走后的第二日陈信楠独自在酒楼的雅间内用膳,只是他离开时不慎落下荷包,那小二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紧接着晚上他便溺毙了。”

“你是怀疑那日从雅间出来的那人不是陈信楠。”沈月辞的话越说越迟疑:“那段时日与陈信楠有纠葛的人……”

虽然心中有大致的猜想,但沈月辞还是不相信这事是江沐风所为,毕竟书中描写的江沐风可是贤王,是一位谦谦君子。

她实在是无法将其与满嘴谎言和心狠手辣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联合起来,可他连对着时微的爱都可以改变。

恍然间沈月辞突然想起当时0826所说的,过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是否到某个节点时微会被赐婚于江沐风,哪怕他们二人并不相爱又或者即便是相敬如宾也可以。

“清衔,平日里吗还是离江沐风远些,包括还留在我府上的青絮,咱们也要小心一些。”

江逾白似乎被她的话所取悦,笑着点头应下。

接二连三的瓷器跌落发出刺耳的声响,沈月辞抄起身旁的瓷瓶准备朝着地上砸去,不过这个白瓷瓶好像比较贵一些,这般想着的沈月辞默默将手中的瓷瓶放下,另拿起桌上的茶盏朝着地上狠狠摔去。

“不好啦!不好啦!郡主要悬梁自尽啦!”伴随着杜若的大声呼救,沈月辞踩上早已准备好的椅子。

这一次她可是学聪明了,并没有将白绫套在脖子上,听着嘈杂的脚步声逼近,她这才装模作样地喊道:“我不活了!”

周嬷嬷着急忙慌地跑进屋内看着满地狼藉又见着沈月辞满脸泪痕地站在白绫前,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当场昏厥过去。

身旁的小侍女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嬷嬷小心。”

“扶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将郡主救下来!”周嬷嬷忙对着身旁的侍女呵斥道,转头对上沈月辞连忙放软语气劝道:“郡主快下来,有任何事情同嬷嬷讲,嬷嬷帮您。”

“你们全都不许过来,不然我就吊上去!”沈月辞假意将脖子往前送了送,吓得原本走上前的侍女们又退了两步。

“沐风哥哥如今要另娶他人,我还活着做什么!”沈月辞抽泣不已,拽着白绫再次作势要往上挂。

“郡主,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太后要是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杜若也趁机一把抱住沈月辞的腿,哭喊道:“是啊,万事有太后娘娘为您做主,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错救偏执反派后》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横刀十六国

横刀十六国

苍穹之鱼
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北国沉沦,尔曹夷狄禽兽之类尤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也!
其他连载1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颂声

颂声

鹤佳
隔日更/不会弃坑放心入·【飒爽有脑真性情美人x温润儒雅装乖学子】沈颂死在了战场上。遥望她的前半生,被迫营业大家闺秀,所嫁之人虽是涕泪求娶自己的竹马,却似变了个人似的只为弄权,夫妻关系似有若......
其他连载13万字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原神]提瓦特搞钱手札

林萦
看着系统帮忙统计出来高达十位数的最终结果,苏河僵在原地。如果数字前没有一个‘-’,那将是完美的遗产。哦不对,即便是负数也是遗产,只不过继承的财产变成债务。如今放弃继承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系统......
其他连载8万字
沧海神剑

沧海神剑

水星的猪
少年出走,执剑天涯。这条寻仇的孤独之路上,怎样才能新旧相顾,恩义两全?
其他连载47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