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追读小说网】地址:zhuiduxs.com

“城市总是为了适应人类的生存,而做出改变……”欢颜轻声喃喃着。

无思城对于她们来说,无疑是神秘的,除了知道那是管控城市以及天气极端之外,其他都是未知。欢颜听岳芯苒对无思城的见闻,这些神奇的景象,虽然她不曾亲眼见过,但也靠着想象力在脑海里上演。

如果说她之前还不懂秋书雪关于“城市与人类”这句话的含义,那现在她倒是明白了对方为何会有这样的感慨。

人类为了生存下去,真的创作了很多突破想象力的物品。首要目标是生存下去,而后便是找到扎根生存的家园,即使条件再恶劣,也要突破自我,想办法开创出适宜的居住环境。

“‘结界罩’和‘无思结界’……”瞳江篱的眼神里尽是兴奋,“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我怎么就从来没听过。”

她说着说着,开始不满起来了,“联盟对我们隐瞒的事可真多……这个结界听着就是好东西,但我们从来没在网上听过,怎么就只给无思城用……我们这些城市也是可以的呀,基本每几年就会有个城市遭遇自然灾害,如果运用‘无思结界’,那不就可以隔绝了吗?比如千年不遇的沙尘暴‘妄沙’……”

作为联盟现在职人员的展秋水在跟冷子衿对视了一眼后,觉得还是要替联盟解释一下的。

展秋水说,“我和子衿虽然也在联盟工作好几年了,关于无思城,我们对它了解也仅仅知道是个管控城市,出入不自由,城市里的信息不能传播,天气极端这些,不比你们知道的多多少。”

“‘结界罩’和‘无思结界’,我们也是第一次听,当然也可能是我和子衿的级别不够,无法触及到这个层面。”展秋水皱眉,“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联盟没有对公众公开这两样结界,但是不能公开肯定是有不能对外公开的理由。”展秋水皱眉,“嗯,怎么说呢,这些决定都应该是总部那边层层表决了的……”

冷子衿叹了一口气,她的音色本就偏冷,“一场‘妄沙’,总伤亡人数107人,这107人皆是联盟工作人员,其中死亡人数24人。”

这就是千年不遇的沙尘暴“妄沙”,给天虹造成的实际伤亡人数。但因为伤亡人员皆是联盟工作人员,所以联盟并未特地公开这组数据,星网上留下的也只是妄沙的恐怖突袭,以及因它导致的建筑物毁坏和民众财产损害。

冷子衿之所以会知道“妄沙”未公开的伤亡人数,是因为她在联盟“虹”中心找资料时,恰好看到了记录妄沙相关资料的文献,她一开始是为了了解“妄沙”才翻阅的,结果就看到了这组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伤亡数据。

因“妄沙”而牺牲的这24名联盟工作人员,除了家人、亲朋和同事知道他们是因何牺牲,接触过他他们的那些人,大概连他们已经消亡的事都不知情。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世间留下的也只是文献中的一组数据资料,查阅人数少之又少。

对了,还有通天塔里的一块姓名牌。

这也是最初大家提到“妄沙”时,冷子衿沉默不语的原因。

展秋水和欢颜一脸惊讶的看向冷子衿,她们之前从来没有听子衿提过,现下突然听到有24人因为这场灾难而牺牲,心里顿时不好受了。除此之外,她们还有点担心冷子衿,担心她在看到这组资料后的无数个深夜,辗转反侧。

她们都知道,她们的子衿看起来好像很冷静、理智,实际上,她的内心是较真、纤细……

冷子衿握住欢颜的手,并朝秋水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对不起,我……”瞳江篱听到从未公布的伤亡人数后,先前微微的不满早就消失殆尽,现在是满腔的懊悔,知道真相后的她,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过于残忍。

冷子衿对瞳江篱摇了摇头,对方刚才说的那些话,她不觉得有什么。信息不对等之下,会有误解是很正常的,本来她不应该说这些的,但是她还是没有忍住。

在看到那组伤亡人数后,她的确失眠了好几晚,她失眠的不只是“妄沙”所造成的伤亡人数,而是她联想到了众多联盟对外公布的无伤亡人数的官方通知。

天虹遇到的天灾不仅仅只有“妄沙”一场。

所以,她在秋水解释之后,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她想要替当时参与妄沙攻灭战的前辈们“呐喊”几句,同时也是替其他因“战役”而伤亡的前辈……

“妄沙并不是自己消失的,而是在大家跟它战斗了七天,它才被消灭的。”冷子衿偏冷的声音带着点哀伤,“当自然气象强大到突破一个阈值时,它便像一个毫无理智的庞然怪物,肆意的毁坏遇到的一切事物。这种情况下,灵力师们只能拼尽全力去解构、消灭它,不然灾难永远不会结束,只会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虹之下是我们》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