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读心厨娘不简单》最新章节。

过堂时间定在明日下午,为了赶得及时间,今日晚饭过后,竺晨风先开始准备馅料。

板栗酥自然是板栗馅,先把板栗煮熟,去掉外壳,放在瓷碗里碾碎,放入炒锅,加糖之后用小火翻炒,然后还要加入适量牛奶,增添一定的湿润度;

再来做枣泥馅,把大枣砸扁,剥出枣核,上锅蒸熟,放凉之后剥去枣皮,这个过程非常麻烦,好在她还有小帮手薛为家,师徒俩一起鼓捣出来,竺晨风把枣肉捣碎成泥,放入锅里,加入白糖,用小火炒匀,再加一点玉米油,把馅料炒到抱团就好了;

街上买的冬瓜糖放进开水里泡一会儿,去掉表面糖分,泡好之后切成小片备用。新鲜冬瓜去掉皮和瓤,切碎后剁成细末,用蒸笼布包住挤出水分,往里加白糖、白芝麻、熟糯米粉和切好的冬瓜糖片混合均匀,最后加入玉米油,揉成团后就是老婆饼的经典内馅——其实还应该放椰蓉,但目前确实没有,只能退而求其次。

最后来做牛舌饼的椒盐馅。

先把花椒焙熟,用擀面杖擀碎过筛,之后和一定比例的盐混合起来,放进锅里小火炒一分钟。这个过程里花椒不断释放出香味,馋得人直流口水。

把黑芝麻、花生和核桃碎在锅里焙过,取出来碾碎成细渣;面粉在锅里炒熟,差不多微微发黄就可以出锅。

然后把面粉、猪油、绵白糖、黑芝麻粉、花生核桃粉和炒制好的椒盐混合均匀,揉捏成团。

做完四种馅,竺晨风和薛为家都累得直不起腰来,麻溜回庐舍,上床没多久就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有件让人高兴的好事——定制的平底锅、铁板和烧烤架都好了,那铁匠铺还把锅开好了,拿来就能用。

现下没有烤箱,要弄熟竺晨风打算做的那些酥皮点心,只能用锅来焙,原本她还担心用现在的凹底锅会让点心受热不均,这平底锅和铁板都做好了,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早饭之后,姜老三去采买,薛为家跟着林若拙在饭堂上课,厨房里闲了下来,竺晨风便开始和面,做油酥和水油皮,为了省事,这次用的是大包酥。

把水油皮擀成大的圆片,将油酥当馅料包进去,接口按死后擀成长方形面片,再卷成小卷卷,切成小剂子,将昨晚做出来的馅料挨个儿包进去。

金玉露闲着没事,在旁边跟着学,根本学不过来,几乎是一眨眼,人家就进入了下一个流程。

她急得不行:“晨风,你怎么跟变戏法似的,我看都没看完呢。”

“今天时间有点紧,改天再仔细教你哈!”竺晨风手上利索地包着点心道。

金玉露实在跟不上,干脆放弃,把手里的面团放到一边,托着腮聚精会神地看她包馅。

板栗酥包成圆球后微微按扁,表面涂一层蛋黄液;牛舌饼包完椒盐馅后压成牛舌状,同样刷蛋液,再撒一点黑芝麻;老婆饼包冬瓜蓉馅,压得比板栗酥要扁一些,用小刀在表面划上三道裂口,防止爆馅,再涂上蛋黄液、撒上白芝麻;千层开口酥包的是枣泥馅,包裹成小圆球之后,用小刀在顶端划个十字,保证烤熟之后顶部开花。

接下来,是最让竺晨风紧张的步骤,她需要用平底锅替代烤箱来烘焙这些点心,之前没有这么操作过,多少有点战战兢兢。

这就需要烧炉圣手金玉露出马了!

她稳准狠地把火候控在小火上,竺晨风将新送来的平底锅往灶眼上一坐,涂了一层薄薄的猪油润锅——铁锅没有不沾层,得有油脂才能防粘,还能起到护锅的作用。

等表面升温后,她先把板栗酥一个个放在锅里,看着它们一点点地上色、膨胀,变得圆鼓鼓的,还端起锅子晃一晃,保证它们没有粘锅,然后盖上盖子,营造出一种烤箱的气氛。

“我看没问题,别担心。”金玉露仰头看着锅。

竺晨风轻轻摸了摸她的头顶:“有你控火大师在,肯定没问题!”

要是这样可以的话,墙角那个废弃的烧饼窑应该就可以不必出动了。

她在心里默默数秒,差不多有五分钟的时候开盖看了下,见酥饼表面蛋液凝固,便用小锅铲把它们挨个儿翻面,保证两边受热均匀。

面皮里含着的猪油已经尽数融化,不仅点心表面起酥明显,锅里还散发出了酥香的气息,闻到这个味儿,竺晨风觉得这波差不多稳了!

两面都烙了五分钟,她果断铲出一个板栗酥,在手里倒了两下凉了凉,接着掰成了两半,看看里边内馅的成熟度已经差不多,当即咬了一口。

金玉露站起来,紧张地问:“怎么样?熟了吗?”

竺晨风舌头被烫得不行,欣喜地连连点头,口齿不清地回答:“俗了!俗了!”

板栗、枣泥还有椒盐馅本来就是熟的,老婆饼的冬瓜蓉也很好熟,面皮更是不用费多少功夫,烘烤时间就得掌握好,以免烤过头。

第一锅成功出炉,放在透气的竹箩里晾着,趁火候赶紧烤下一锅。

林若拙和薛为家闻到香气被勾了过来,竺晨风挑了几个长得不太好看的给他们尝尝,叮嘱道:“少吃点,一共有四种呢,小心吃不下。”

薛为家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还是刚出炉的,已经陶醉在了板栗馅的香甜和酥皮的酥脆当中,把师父说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之后她又往嘴里塞了两个老婆饼,一个牛舌饼,还渴得喝了两杯茶,等千层开口酥出锅的时候,她已经撑得不行了。

这开口酥顶上开花,不能翻面,只能把温度控制得再小一点,免得底面焦掉,烤制过程中也不敢开盖,免得锅内聚不住热气,顶层更难成熟。

开盖的时候简直就像开盲盒,但竺晨风看到点心顶端金黄色表皮爆开,露出里边的枣泥内馅,彻底松了口气。

成了!

为了防止翻车,她做每一样都做了不少,各挑了形象最好的六个,装进了四层食盒里,下午作证的时候带去县衙。

剩下的点心分给大家吃,给林若拙包了一包,也少不了金玉露的份,还给姜老三留了些,免得被他说嘴,自然也没忘了她最心爱的萌娃五人组。

只不过这么一分,每人也得不了多少,只能尝尝鲜罢了。

林若拙手里捏着咬了一口的千层开口酥连连感叹:“竺姑娘真是什么都会做,什么都做得好吃,实在令人惊叹!”

心里却道:“想给师姐多留些,就怕老师馋嘴,全叫他给吃了。”

竺晨风听见他心声,拼命压着嘴角,免得自己露出姨母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追读小说网】地址:zhui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