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妄》转载请注明来源: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

“冉生!”

梧庭外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混着奇怪响动传来,打破了梧庭内诡异的安静。

那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闻世芳心里一动。

下一刻,一道紫色的身影疾风般卷进来,身后呼呼啦啦跟着一群弟子拖着一个什么东西。脚步刚停,她便挥手放出一个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傀儡。

沉重的“咚”声重重砸在众人耳中。

“赶紧来帮她看看,这傀儡刀刃上大概涂了毒。还有这些小弟子你也看看,不知他们有没有被波及到。”她语速飞快,指着小弟子身后道。

透过重重人影,闻世芳隐约看到了一身漂亮的白毛和鹿角?

那是……一只鹿?

倪霁一愣,那是谢卉。谢道之的师傅。传闻中,确实履行了自己誓言,不断销毁长洲剑仙门徒所持傀儡的人。

谢天影脸色一肃:“谢长老!”

谢卉这才看见了三人,不由傻眼。

冉生倒是一脸淡定,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拨开重重人影,蹲了下去。

“确实中了毒,好在不深。”她淡淡道,微弱但雪亮的光闪过,半晌无言。

谢卉眼睛一转,冲这闻世芳道:“闻道友,你也来了。”

闻世芳点点头:“谢道友风采如旧。不知这鹿是……”

“我一时心软救回来的,”谢卉摇头,指着那只剩零部件的傀儡道,唏嘘道,“今天我阴沟翻船,拆这傀儡时出了差错,她替我挡了几招,可不就成这样了。”

“这毒……”冉生突然开口,声音里透着十足的费解,“这毒和之前那些是一样的。”

闻世芳一怔。

谢天影眉头逐渐拧紧,扫了一圈衣衫凌乱但神情镇定的小弟子,放下心来,带着二人转到了后室。

禁制升起,谢家主开了口,神情严肃:“本来也没想瞒你,不过事情太多,你的伤又比我料想的严重,所以给耽搁了。”

“川北恐怕有变。”

闻世芳一怔,虽然她的不问天在川北,但川北大多数地方都被皇朝占据,成气候的门派世家少得可怜,似乎也没有什么使毒的门派?

还是说……

“刚刚匆忙,你怕是没仔细看,”谢天影背着手,转身看向被另一扇竹窗,窗外是一小方药圃,年份未到的玉铜钱闪着若有若无的微光。

春光下,凌厉的脸上是暖阳也驱不走的冰寒,带着几道细纹的眼角透出了点杀气,她淡淡道:“那傀儡看着修为低,不过知白之境,实则能发挥出近乎照神的能力,若是自毁则可抵照神剑修一击。”

闻世芳一惊,不由对上了倪霁同时望过来的眼神,这东西她们曾见过,在抱水城顾家。

谢天影没看见二人的对视,顿了顿,继续道:“这傀儡是谢卉从川北带回来,据她说,还有很多。”

“最重要的是,你们知道这一具傀儡价值几何么?”谢天影的声音忽的变得很轻,几乎有种不真实,“不过八百玉钱。”

闻世芳失声道:“怎么会?!”

倪霁也是一愣,她虽然不通傀儡法阵之术,但也知道百来玉钱的概念。以百来玉钱造出照神一击,不可谓不精巧,不可谓不划算,不可谓不骇人。

“因为这些傀儡并非完全以阵法驱动,所耗都是些材料钱。你还记得我们游历人间时看见的那些机巧小玩意儿吗?它们更近似于那些东西。”

那是一些精致可爱,专攻稚子幼童玩耍的玩具,不要说伤人,便是自己不被下手不知轻重的孩童弄坏都很难,跟外面那一具庞大的傀儡简直是天壤之别。

闻世芳悚然而惊。在抱水城时,倪霁能被一屋子骤然激活的傀儡所伤,那更多呢?要多少人才能制住?造价如此之低,财力雄厚的世家怕是能造出千千万万,这万千傀儡在手,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都能威震一方。若此事传出,修界震动!

“这些傀儡自川北何处得来?”

谢天影回身对着她们,紧抿着的唇角弯了弯,勾出一抹凉薄笑意,“皇陵。”

闻世芳愕然。

川北皇室向来厌恶修士,怎么会用这些?而且,杨家与川北皇室牵连甚多,此事难道是他们主导的?是等等……她忽地想起还在小岛时,红先生情报中的一小行字——罪臣之子登位?

“川北新主秦苍?他是谁?”

“老三,不知你还记不记得,曾经有个凡人上过烟波舟?”

闻世芳心头一动,确实有些印象。

“那人是当时的五皇子,后来因为谋反被赐死,秦苍就是他的儿子。这位新主隐姓埋名多年,如今一朝登位,虽然推行修养政策,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对杨家疏远得很。这些东西怕是杨家也不知道。”

谢家主语气平淡,显然对这位川北新主调查已久。

秦苍若是得了杨家支持才上位,便不可能疏远杨家。杨家把持皇位更迭久矣,这种事情想必不可能没遇到过,所以……

闻世芳心念急转,突然道:“碧霄君身陨了?”

谢家主点头,“如今的杨家家主是杨心岸。”

血芝怎么说也能延寿个把年,掐指一算,自无极宫一别,不过大半年时间。是血芝失效了,还是另有隐情?闻世芳摇头,如今这些猜测都不重要,“杨心岸向来是不愿插手川北事务的,若非如此,碧霄君也不会那么不喜欢她。她如今做了家主,又正值盛年,恐怕这位秦苍是很开心的了。杨家一旦撤手,川北便没什么修界大势力了,他怕是也找准了这个机会。”

谢天影笑了笑,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是啊。这位新主可是聪明的很呢。杨家在川北干涉了百年,向来高高在上。谢卉在皇陵发现这些东西后,便去了皇宫,你猜她看见了什么?”

“她根本没进得去!皇宫外有三重禁制,只针对修士,触之即招致天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彩毛鹦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读小说网zhui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